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663章 瘋狂的血河

第663章 瘋狂的血河

劍徒之路正文卷第663章瘋狂的血河?李績就這樣開始繞圈子,他也不刻意在某處靈機云團形成的擬態中過多尋找,只是一穿而過,在他想來,憑自己敏銳的六識,只要從藏匿的界外之靈附近通過的話,總能發現一絲端倪的吧?
  
  二個時辰后,李績有所發現,不是發現界外靈機的蹤影,而是一名金丹修士的尸體。
  
  這不是逆天宗本宗修士,但卻在陰陽殿前四十一名修士之中的一員,李績也記不得他是逆天宗同盟的修士,還是來自異界,但毫無疑問的,有人沖逆天宗下手了。
  
  雖然并沒計劃在天原上搞事,不過李績豐富的斗戰經驗和敏銳的戰斗意識還是讓他嗅到了一絲不尋常,這么短的時間,基本不可能是因為爭奪界外之靈動的手,那么,結論便只有一個!
  
  半日后,李績見到了第二件兇殺案,雖然沒有尸體,但一塊道袍的殘片明顯昭示著此處有逆天修士隕身于此,李績有些奇怪,天原這么大,自己全速飛行半日都沒遇見一個活人,血河道是怎么做到的?
  
  是有秘術指引,還是憑持純粹的人海戰術?
  
  心中雖有疑惑,但李績繼續執行自己的尋找計劃,所謂藝高人膽大,若血河道真的有滅殺之意,他也不介意在天原上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說起來,血河金丹他已經斬了五個,也無所謂再多些。
  
  又過去一個時辰,手中握持的那只存有天梯界外之靈的玉瓶有了反應,仿佛在發熱,變的暴燥不穩定起來,李績心中一喜,看來他的判斷是對的,正反兩個世界的界外之靈同不同源不好說,但會互相吸引,有了這個利器,實在是省事太多。
  
  他不敢揭開玉瓶把那絲主世界界外之靈放出來,就怕它跑的太快一個追不及可就后悔莫及,只能在原地通過東南西北,上下左右的不斷移動,來判斷瓶中靈機的暴燥程度,減弱了,說明在離開,增強了,說明在接近,辦法雖然笨,但勝在安全。
  
  很快的,他確定了方向,向一處擬態淺溪飛去,按照瓶中所示,那隱藏的界外之靈便躲在溪底。
  
  按照過來人的說法,天原上的界外之靈并不難捉,雖有初等靈智,但畢竟和人類沒的比,只需修士放出自身神識與之勾連融合,擒之易如反掌。
  
  難點在于以后,當修士身上帶有一絲界外之靈時,再想得到第二絲那就難比登天,蓋因這東西互相之間有神秘的感應,你得到一絲,其他的就絕不會再與你接近,一絲靈機若有了拒絕之意,在這天原它的地盤,修士是無論如何也抓不到它的。
  
  這和主世界的界外之靈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防范貪心的修士不知收斂,獨霸資源,不過李績倒沒想那許多,他只需要一絲就好。
  
  李績沉入溪底,放開神識仔細搜尋,以他如此敏銳的六識感應,也費了老大功夫才從溪波蕩漾中發現一抹波光似乎與別處有極細微的區別,把神識探過去,那絲界外之靈毫不猶豫的便向李績沖來,隱約還能感覺到它的喜悅歡愉之情,
  
  急忙打開一只玉瓶,一招手,便收了進去;這和逆天宗其他過來人所說的要無比耐心的溝通似乎完全不同?李績猜測這可能和自己那絲主世界界外之靈有關,它們,相互吸引!
  
  就在李績剛剛收入玉瓶時,天際之邊出現了一個黑影,飛快遁來,此人眼力倒是了得,看到李績的動作,已知道此人運氣好,竟然入天原頭一日便得了一絲界外之靈,不過沒什么,就算得了,他拿的走么?
  
  “兀那逆天賊子,那絲界靈是某家先行發現,存在此處的,你私自擅取,也不怕血河之怒么?”
  
  李績一笑,也不與他多話,只當空一拜,口中虔誠,“寶貝請轉身!”
  
  漫天卷出的飛劍嚇得血河修士第一時間便開啟了血河界,這是血河門徒在面對強敵時必然的選擇,血河,可攻可防,先不說攻,那需要把對手納入血河界后才能開始,
  
  單只說防,對手的任何物攻之器,比如劍,飛刀,針,箭等物事在進入血河后都會必然的被消弱,腐蝕,遲滯;然后是迷惑,修士匿于血河之中,可謂頃刻間便有了替身,功低者也至少有十數頭血鬼可供轉換,功高者仿佛有萬千化身,血河之下,無不輾轉如意,一滴血滴,便能重化身體,血河不涸,生命無憂!
  
  所以這名修士及時放出血河后,心中是大大松了口氣,方才這逆天修士口中喊道寶貝轉身?難道就是指的這些飛劍?這什么寶貝,竟有如此威力?發出的劍器比之劍修發出的都還要犀利?等到時殺死對方后,倒要好好研究下這個寶貝,沒準也會成為自家攻擊的利器呢,‘寶貝請轉身’他暗暗記下了秘咒之引。
  
  如他所預料,飛劍群沒入血河界后便失去了蹤影,仿佛被血河消融了一般,這讓他心中既驕傲又失望,驕傲的是血河一出,隱患全除,失望的是,這看起來氣勢洶洶的飛劍也是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
  
  這般想著,遂加快遁速,企圖把那逆天修士包在血河界內,卻忽然有警兆相示,千余道劍光在血河內忽然現身,同時疾斬,他功力雖然不錯,能夠融身的血滴也不過百滴,如何架得住這般猛烈的攻擊?真身幾個挪移,已被飛劍斬中,再想化血成形,卻哪里還有可用的精血?
  
  李績收了飛劍,任那血河修士尸體跌落;他此次殺敵,沒有使用殺戮劍意,而是單憑對血河道的理解,以飛劍模擬血河波動突入禁區,再一舉建功。
  
  這般做,不過是個實驗,飛劍離修士近到一定程度,也不可能徹底蒙蔽血河道人的感覺,另外,如此大規模操控每一道劍光的波動,也很消耗神魂,以他現在的實力,也不過才能操控千來道而已,離他五千余道劍光的極限還差的遠呢。
  
  但好在,實驗很成功,在對付血河道修士時,他又添了了一種犀利的方式。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