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651章 回返

第651章 回返

李績看著木蘭不停的忙碌,心中很是欣慰,一個充實的人生,對不能修行的她來說,很重要。щww..lā
  
  木蘭也曾向他問起過,如何在不影響紅水格局的情況下能擴大木蘭物流的影響力,從而幫助到更多的荒原部落人,李績借口對經商不了解,搪塞了過去。
  
  作為一個有前世經歷的穿越者,就算他再不懂商業,就算是紙上談兵,也能給她提出很多中肯,切實可行的經商手段;可是他不能這么做,過快的進程,不僅會毀了荒原,也會毀了木蘭。
  
  領先半步是時代的弄潮兒,領先一步就得撲街!
  
  就這么磕磕絆絆的往前走,蠻好!有些東西,包括失敗和挫折,必須親身經歷過,才會更珍惜,更能坦然面對,這是人生的一部分,李績始終認為,對木蘭來說,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
  
  改變荒原?那是需要數百年堅持不懈的努力才能見到成效的,木蘭活不了那么久,所以,一切不過是個美好的愿景罷了,一個種族,自己不努力,不求變,誰也幫不了!
  
  “長大了!”李績嘆道。
  
  “太大了!”肖老在李績身后幽幽道。
  
  李績一怔,頃刻間明白了肖老頭話中含意,是啊,在荒原,女孩子十四,五歲便可以嫁人,紅水城也晚不了多久,基本上在流亡之地,女孩子到了十七,八已經是老姑娘,象木蘭這樣實歲已過十九的,便很容易引起旁人的流言蜚語。
  
  對木蘭現在的狀況,其實李績也很尷尬,實話說,他有些下不去手!
  
  不是矯情,也不是裝圣人,修真這玩意兒,把年齡上的差距幾乎擴到了極致,需要怎生強韌的神經,才能讓一個實際年齡已過一百二,三十的男人,沖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下手!
  
  當然,在修真界這都不是事,黑羊那貨三百多歲了,收兩個數十歲的女修也沒見他有什么不落忍!
  
  修士和凡人不一樣,如果木蘭能修行,倒也好說,可她偏偏永遠是個凡人體質,隨著她每一次的轉生,李績年齡勢必越來越大,數百歲,甚至上千歲的老怪物和一個十多歲的花季少女?這場面太辣眼,不忍看!
  
  做不出決定,就只能順其自然,有時候他就在想,為了這份情意,他都可以跨界冒險,又何必虛偽的在乎那些所謂的俗世禁忌呢?
  
  想的容易,真正事到臨頭,他還是慫了!這一切,大概來自于前世深植于內心深處的價值觀,他無法視而不見,如果他只是個青空土著,恐怕也根本不會考慮這些!
  
  “木蘭看書,最愛看那些女中巾幗,雌中豪強……她們,大部分都孤獨一生!”
  
  肖老頭這些年和木蘭相處,鑒于他這個年齡段的軟弱,早已把木蘭當成了自己孫輩,照顧有加,所以對她的某些習慣愛好,看的很清楚。
  
  對木蘭的心思,他有所猜想,不過在這李上真面前,又哪敢直說?今日拐彎抹角的提一嘴,已經是提心吊膽了,金丹一怒,可不是他這老胳膊老腿能承受得住的。
  
  木蘭忙完手頭活計,飛奔過來,和城中閨秀不同,她是絕不會碎步提裙秀斯文的,她最愛的,便是荒原的方式,大步流星,
  
  “先生,肖伯,你們在說什么?在說我么?”
  
  肖老頭是有眼力的,急忙打岔道“小老兒正和上真說呢,你這孩子,不愛女紅描秀,不愛琴棋書畫,偏偏整日鼓搗這些商賈之術,成何體統!”
  
  木蘭毫不在意的一甩頭發,“商賈之術怎么了?那些描紅書畫的,難道就不吃飯不穿衣不用度?假斯文臭習慣,把她們扔到荒原去,一年之后,保證什么都會了!
  
  再說了,誰說我不通書的?前次那書齋王師來宅中授課,還夸我文章寫的好呢!”
  
  李績笑道“哦?還有此事?說說看,寫的什么?”
  
  木蘭就有些扭捏,不好意思道“也不是什么很難的題目,當時院中有一只雞,王師就讓我以雞為題,寫篇短文。”
  
  “你寫的什么?念來聽聽?”李績打趣道,木蘭好看書,但她天賦不在此,讓她寫文章,那是難為她了,那王師也是個壞的,象雞這樣的尋常之物,反而更不好寫,又何來好文章之說?
  
  木蘭臉紅歸臉紅,不過荒原性格,卻甚是大方,自己寫的東西,也沒什么見不得人的,便大聲念道
  
  “荒原有雞,雞之大,一鍋燉不下……”
  
  李績,“……”
  
  肖伯,“……”
  
  快樂,無憂無慮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一個月后,李績悄然離開紅水城,他沒和木蘭道別,也不知道該怎么說,這女孩子很堅強,她頂的住!
  
  回程時,他特意繞了個圈子,一個月前剛殺了三名血河道修士,現在原路返回純屬自找麻煩;
  
  但麻煩,不是不想找它就不來的。
  
  因為繞了圈子,所以李績無意間進入了血河道的勢力范圍,這本來也沒什么,就算在血河道勢力范圍內,也是散修無數,沒人在意一個低調不惹是非的陌生修士,但一朵紅云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血河道修士標識性極強的血遁。
  
  有血河道修士在自己的地盤招搖而過,這本也沒什么,李績還沒閑到去管這種閑事,但紅云過后,緊跟著的二道遁光中,兩名血河筑基修士之間的對話卻讓他徹底提起了興趣。
  
  “師兄,這般急促,卻為哪般?”
  
  “劉師叔那里發現了一個外域的金丹,就藏在前面不遠的雙合鎮,方才傳信過來,怕一人拿不下,特邀師傅過去相助!”
  
  “如此,便要抓緊些了,這人也是歹勢,竟闖進我血河之域,合該歸附我血河道!”
  
  兩人一路言語,緊跟在紅云之后;后面李績聽的真切,便戴上銀色面具,追攝于后。
  
  修道百余年,這是他頭一次碰上這種傳記小說中的情節,別人作主角幾乎天天遇上的事,他百年才來一回,所以很驚訝,難道現在自己開始慢慢有了主角光環?
  
  他倒不是為了救人,和他八桿子打不著,如果不是人手不夠,這些天外來客早在裂縫出來時便會被逆天宗一一打殺,但既然血河道在其中伸了手,一貫喜好無事生非的他又如何忍得下從中攪合一把的機會?
  
  那三個血河道修士找他麻煩的事,他還記著呢!
  
  。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