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617章 對岸

第617章 對岸

    李績的教書生涯慢慢的步入正軌,從最簡單的識字開始。
  
      這是個痛苦的過程,不是指孩子,更是對李績而言;不教書,你就無法充分理解教一群大字不識一個的孩子們如何從一二三,之乎者也開始的苦難,那真是一種相當艱巨的考驗,比李績學習任何一種功法秘術都要艱難,需要超常的耐心,細致,容忍,克制……
  
      這是個巨大的挑戰!
  
      也有好消息,李績發現在流亡之地通過陣盤向阿九發起精神能量沖擊的效果,要遠遠好于在青空主世界的操作,以前給人的感覺,整個能量通道就象一條淤塞的臭水溝,而現在卻已經變成涓涓溪流,不管怎么樣,這對喚醒阿九都有極重要的意義。
  
      另外,木蘭很聰明,也許是宿智,也許是前生經歷埋藏在意識深處的潛力,木蘭無論學什么都非常快,這總算是極大的減輕了他教書生涯的壓力,他不再需要顧忌其他孩子是否能跟上進度,只要木蘭能跟上就好。
  
      說到底,他是為木蘭而來,不是為了拯救荒原部落蒼生,他不是圣人,也做不到以天下興衰為已任。
  
      白天教書,晚上他則趁大家熟睡之機,越過紅水河,進入紅水城中,流亡之地的修真架構到底是個什么形式?修士水平?門派勢力分布?蠱道修士在這里到底扮演著一個什么樣的角色?這些,都是他急需了解的,在初來此的二,三個月中,因急于趕路,從不在一地停留,一些更核心的東西還沒法打探,現在,正好時間充沛。
  
      這是一個混亂的世界,流亡之地的掌控者們對人口流動的監控遠沒有主世界那么的嚴密,畢竟,這里沒有七大洲域,也沒有十七頂級大派和無數的中小勢力,在這里,實力便是身份,便是可以自-由出入各大修真勢力控制下城市的唯一條件。
  
      流亡之地有三個大型勢力,逆天宗,血河道,蠱盟;逆天宗是純粹的道門一脈在此地的傳承,流亡之地唯一的一名真君便出于此宗,功法駁雜,其實就是青空主世界三清道統在此地的延續,也包括一些亂七八糟的流派,劍修一脈也在此宗傳承之內。
  
      血河道是新興勢力,其道統并不見傳承于青空主世界,他們從何而來?怎么發展壯大的?其過程已不可考,流亡之地的血河道并不純粹,包括異域旅行修士,也包括了很多近古時期的魔門傳承,比如惡鬼道,修羅道,白骨道等等,用四個字來形容便是--異端邪說!
  
      蠱盟在流亡之地是光明正大的存在,可不象青空主世界那樣需要遮遮掩掩,躲躲藏藏,他們有自己的福地,自己的體系,自己的發展策略。
  
      整體而言,流亡之地的修真層次和主世界不在一個等級,整個大陸就一名真君,可想而知元嬰也多不到哪里去,所以,金丹修士在這地方的含金量是相當高的,比如,整個紅水河東,紅水城控制下的大片疆域上,金丹修士便是最強大的存在。
  
      關鍵問題在于,他采取一種什么樣的方式融入這方世界的修行界?
  
      直接拜入門派從頭做起?先不說能不能瞞過所有人,裝的辛苦不說,因為境界不敢暴露太高,所以也未必能接觸這個修真界的核心機密。
  
      或者以自己的層次起步?金丹修士在這個世界已經屬于高級修士,忽然冒出自己這么一個異類,又如何隱藏自己的根腳?
  
      好在他有的是時間,這幾年應以木蘭的讀書入門為主,等她再長大些,有了一定的讀寫能力后,再找機會看是不是能夠把她帶出木蘭部落,帶一個孩子還勉強能忍受,帶一群實在是太難為他了。
  
      把境界偽裝到融合,通過城內的牙行,李績在紅水城一角的富人聚居地買了個宅子,二進院落,不大卻很精致,這里將成為他未來在紅水城的落腳地。
  
      為了掌握足夠多的信息,他還找了個管家,許以豐厚的報酬,負責為他打探城內各方面的消息;此人家族中有修行者,算是有一定的人脈,不過他本人卻是個凡人,有些好高鶩遠,但是用來打探消息的話還是有點本事的,
  
      李績把自己形容成一名流浪的散修,卻也不敢透露自家真實的意圖;人和人的交往信任需要時間,等過去幾年,雙方互相熟悉后,自然而然的,放松戒心的他才會把一些真正的修真界密事和盤托出,他不急。
  
      在紅水城具,書簡,他從青空主世界帶來的那些書簡有些不合時宜,完全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歷史,不同的人物,這些東西,他不可能只為木蘭置備一份……
  
      “看好宅子,注意各方面的信息,我不希望在我回來時,自己卻是個聾子瞎子!”臨走前,李績這樣吩咐自己的管家。
  
      管家深深的躬身,不管怎么樣,態度是很到位的,“遵從您的吩咐,但小的還是想知道,您大概何時返回?您需要的信息,主要是指哪方面的?商情?修行?還是其他?”
  
      李績輕描淡寫道:“歸期不定,至于哪方面的信息,我又不經商,一名修士當然是關心與修真有關的,比如紅水城修行界大的動向,爭端,寶藏出處等等,這些對你而言,不難吧?”
  
      “如你所愿,主人!”
  
      ………………
  
      “人,一撇一捺,雙腿站立,才能行的平穩;也可引申為你牽我扶,互幫互助,互相支持……懂了么?”
  
      在一塊簡陋的黑板上,李績比比劃劃,深入淺出的講解著,
  
      “那么,我們再來看下一個字,個!你們知道它的意思么?”
  
      下面成群的孩子伸出幾雙手,李績意外的看到一貫調皮搗蛋的二皮也舉起了手,很是意外,便點指于他,
  
      “二皮,你來回答!”
  
      二皮得意洋洋的站起身,看了看周圍的伙伴們,
  
      “個,意思就是,三條腿的人!”
  
      李績腦中一黑,這特奶奶的還真是個人才呢!8)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