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546章 殺豹三

第546章 殺豹三

    花背一直在李績身側數百丈處游戈,他不是畏戰,更不是從此就不敢近身;之所以在這里承受著對方幾乎每息一次的強力飛劍攻襲而少有回手,是他需要騰出時間來徹底消除身上那些討厭的四處亂竄的劍炁余波。
  
      李績的劍炁可不是普通劍修的大陸貨色,那是近百年精修,至純至粹的劍炁精華,普通修士挨這一劍恐怕早就被劍炁攻進內腑交待了,可花背仗著與人類完全不同的身體構造,強大的肉體,以及皮下神秘花紋圖騰的全力運轉,劍炁正在逐步消湮中,還需要一點點的時間,
  
      這點時間,逼著它不得不忍受李績強攻飛劍的騷擾,它不能遁出他太遠,否則算自動認輸,選擇這個距離,又要竭盡全力的躲避飛劍,想它二百年的入道生涯中,何時竟然狼狽到了如此地步?而這一切,竟然源自于他最自豪的近身戰?
  
      幸運的是,李績先它一步完成了對體內豹胎之氣的湮滅,這源自人類修士的身體構造,所以李績能做到更系統,更快捷的消除,當他終于不用一直運使用雷霆之力消除豹胎之氣之后,他開始了自己的下一步--逼豹狕近身!
  
      雖然只接觸了一瞬,但斗戰以來諸般跡象表明,要殺死這豹狕,還需從它的最強處入手,這就是作為一名劍修卻遁術不能勝過對手的悲哀。
  
      李績一道飛劍擊出,威力比方才的強力劍術弱了不少,緊接著又是幾劍,情況依然如此,花背甚至不需要太過躲閃,僅憑自己的防御就能硬頂飛劍的攻擊,但它還是小心翼翼的閃轉騰挪,不使一枚飛劍落在自己身上。
  
      對這個劍修,他心中已有了忌憚,在驅除劍炁的最后時刻,他不想再度掉進這廝的陷阱中。
  
      但感覺敏銳的它,隨即發現了異常!異常不在對手身上,也不在飛劍上,而是來自空中高高的云層之上,那里,似乎有一種力量在積聚,在醞釀……那是雷霆的力量!
  
      它很快發現,對手每攻出一劍,云層上那股令人發怵的雷霆威勢就強了一分,顯然,這一切都出自那個烏鴉之手,它不確定,什么時候這股雷霆會悴然劈下?如果不劈,這股越來越強大的威勢真正讓人膽寒!
  
      劈下還是不劈下?這是個問題!不劈下反倒讓它更難受,因為雷霆力量的不斷增強讓它不知道等它劈下時,自己到底還能不能接下這雷霆一擊?
  
      雷霆秘劍--千劍一雷!
  
      與其說這是一種強攻之術,倒更不如說是一種心理攻伐術!比雷霆落下之前更讓人煎熬的,是漫長的等待,是等待中的恐懼,是恐懼中的慌亂,是慌亂中的自出昏招!
  
      很難想象,軒轅劍形真解中的雷霆秘劍的最高境界,首先會達到的是這樣一個結果:膽壯者會冒然選擇犯險,膽怯者會選擇放棄逃離,花背會選擇哪一種?
  
      花背當然不是膽怯之妖,恰恰相反,在他的妖生字典當中,就不存在害怕兩字!而且此時遭到輕創的它也不再莽撞行事,他選擇等待這個最煎熬的過程,而不是局勢不明,自身不靖時的冒然沖動。
  
      這是一個天生具備戰斗直覺的妖物,它憑直覺的感到,頭頂上的雷霆威勢要達到對自己形神俱滅的程度,所需要的時間恐怕要晚于自己驅除劍炁,完全恢復實力的時間,
  
      而且,它還有豹生陰陽的神通來應對可能的毀滅雷擊。
  
      所以,它賭李績現在不會下手!
  
      真正好個機靈的妖怪!李績心中暗贊,殺意更加的濃烈,這樣的東西今次逃出生天,未來還不知道會有多少軒轅弟子會死在它的爪下;不過他本來也不寄希望于孕育的雷霆能一下劈死對手,他使用此技的目的,還是為了逼其近身而已。
  
      雷霆秘劍第三境界千雷一劍,確實神妙莫測,李績現階段本不太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只不過在鴻蒙珠中碰巧領略了雷霆劍意才幸運走到這個階段;歸根到底,他的底蘊修為理解還不夠深厚,所以,雷霆的聚勢來的格外的慢!
  
      真到千劍一雷境界大圓滿時,十劍之內便可聚勢至超過天譴的程度,到得那時,劈與不劈盡在掌握,才是左右逢源的決勝利器,但現在,他還做不到,只能唬唬人罷了。
  
      “千劍一雷?我知師兄一直在修煉雷霆秘劍,卻不知竟達到了如此程度?”武西行有些艷羨道,他雖專攻控制類劍技,可對這種實打實的強悍秘術卻很是向往,這樣的劍術,很劍修!
  
      步蓮撇了他一眼,“是千劍一雷沒錯,可還沒練到家,要劈死那個東西聚勢過長的話,誰知又會起什么變化?”
  
      武西行點點頭,他也覺的李績這劍勢之聚有些過于冗長,不合師兄的一貫劍路,
  
      “師兄是真想以此技滅殺此獠,還是另有所謀?”
  
      步蓮眼也不眨的盯著空中不斷變化的攻防形勢,嘴上應道:
  
      “以李績之狡猾,斷不會把希望寄托在這完全賭搏性的等待上,純粹是憑運氣,他不會這么蠢,所以我判斷他是另有圖謀!”
  
      武西行道:“還能有什么圖謀,再不趁此中遠程下手,等那東西反應過來又來近身,難不成再來次兩敗俱傷?”
  
      步蓮一臉的慎重,“不知,看吧,你這師兄總有出奇之處,但愿能降得這妖豹……”
  
      花背盡除劍炁之擾,比它自己想象的更快些,雖然顯得很鎮定,但心中不懼怕那道聲勢越來越強大的雷霆是假話,所以傷勢一愈,它立刻選擇了動手。
  
      在前撲的過程中,它首先準備妥了神通--豹生陰陽,這是為防備對手忽然劈下雷霆的后手,歸根到底,妖族一類,對雷霆的懼怕要遠勝于人類,這就是它謹慎的原因。
  
      但雷霆終究沒有劈下,當花背接近到距離李績不足百丈之內時,它終于找到了攻擊的機會!
  
      迅速撤去神通豹生陰陽,而是施展出了它另外一個最犀利,最詭異的神通--影附!
  
      剎那間,花背仿佛在這片空間消失,又從另一個空間詭異的出現,出現的位置正在李績的影子上!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