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535章 翻盤

第535章 翻盤

    在那名驚訝的手持韋陀杵的僧人眼中,李績一改之前的笨拙,仿佛鬼魅般是瞬間出現在他身前,然后,一揮兩斷!
  
      李績當然更愿意選擇那個牽昭僧人,可是距離不合適,那人距離偏遠,需要再一次的隨形劍附才能近身,真這么一耽誤,僧人從僵直中反應過來的話,又是個變數。
  
      所以,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
  
      他一擊得手,就不再理會不遠處驚怒的牽昭和尚,而是全速逼近正一臉懵登的清揚道人,同時漫天劍光再現,把道人死死釘在原地,脫身不得。
  
      同時傳音道:“何去何從,速作決定,否則勿怪我劍下絕情!”
  
      千余道劍光圍繞在清揚道人周圍,或緩或急,或重或輕,或虛或實,間或有聚合之劍劈下,把道人嚇得防御靈器不要錢的往外拋出,短短數息,已有十余件靈器被劈成材料。
  
      清揚道人到現在還不明白,李績是如何從背山大法中脫出身的?或者,一切都是做作,是計謀,這烏鴉根本就沒中招?他的禁術馬上就將完成,可此時此刻,卻哪還有機會完成那最后一步?
  
      他不由后悔當初不聽師傅之言,其師早就和他說過,不要一味的去追求術法的強大,整日專研禁術,斗戰中,施法速度往往更重要,可惜……
  
      清揚道人看向兩個幫手,本想怒罵他們兩個在一旁看笑話不伸手,沒成想這一看,不由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那腦生反骨的瀾擊子,正操縱雷霆對牽昭僧人劈個不停!
  
      牽昭的風法很厲害,可施法距離上就很尷尬,在雷霆遙擊之下,只能靠續法苦苦支撐,卻哪里還有余力來幫他?
  
      清揚道人一聲悲呼,“太乙的風骨,就是做墻頭草么?”
  
      遂在飛劍之下化為飛灰……
  
      單對單,修為,神魂,技巧,秘術,速度,應變,全方位的碾壓,劍修本來就對法修的克制,更要命的是在別人的地盤修為還要降二成……結局也是注定了的……
  
      李績看都未再看他一眼,施施然的回轉過來,瀾擊子這里還在和牽昭僧人糾纏不休,太乙天門和牽昭寺都是擅長斗戰的大派,兩人這一對上,真正是王-八對烏龜,半斤八兩,雖然牽昭僧人要更被動些,但若想分出勝負,至少也得千招開外了。
  
      那僧人看到李績過來,萬念俱灰,知無幸理,但口中仍然強硬,
  
      “李績,你可敢與老僧單獨一戰?”
  
      李績看他如看一白癡,“你方才怎么不和我說這話?君子可欺之以方,偏偏老子不是君子,你待怎地?”
  
      說話間,殺戮劍意涌動,暴然一劍,瀾擊子無數雷霆之下都無法打破的堅殼,在他殺戮劍意之下如蛋殼般的脆弱,天相驟起,往西天事佛去也!
  
      旁邊瀾擊子臉色發青,只有在近距離上的他,才能感覺到這一劍的可怕,換了他自己,同樣不能幸免,想起方才種種,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整個斗戰過程,哪怕是在最危險的時刻,李績也沒想過用劍意來擺脫困境,這是一種心境上的鍛煉!
  
      對金丹修士來說,一出劍意,就意味著大量的神魂法力消耗,奏效還好,若未建功呢?主動權恭手相讓,最重要的是,濫出不建功的劍意會讓修士失去信心,失去信心反過來更會影響修士對劍意的領悟。
  
      所以,意不輕發!發則必中!
  
      以他的實力,正常發揮的話,原不會如此艱難;但一開始錯誤的判斷讓他陷入危險的境地。從哪里跌倒的,就要從哪里爬起來,所以他堅持以常規劍術應敵,就是要樹立自己對常規劍術的信心。
  
      畢竟,金丹期中,常規劍術才是常態。他今次從自己挖的坑中爬起來,對自身的心境修養極其重要,真正絕爭之士,不是修練出來的,而是這樣一次次的對自身的挑戰而來。
  
      至于最后殺牽昭僧人為什么用劍意?無它,威攝耳!
  
      李績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全滅對手,殺戮對劍修來說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殺戮中還能保持一絲清醒的頭腦,否則,就徹底成了劍的奴隸。
  
      所謂劍心,便是這般,是你控制劍,而不是劍控制你!
  
      上古,近古劍修中,多的是驚才絕艷之輩,為什么軒轅被別人稱作魔門?就是因為其中一些劍修被劍控制了心神,成為了一臺單純的殺戮機器,這是真正瘋魔的前兆,絕不可取!
  
      你可以假裝自己是個劍瘋子,但不能真做一個劍瘋子!
  
      修真如戲,全靠演技!
  
      李績和太乙天門這一代金丹大師兄雷霆子有些交情,是個很爽直的人,當然這是私誼,不重要。
  
      重要的是太乙天門數千年來,雖然作為三清道門中的重要一員,卻從未和軒轅產生過嚴重的瓜葛,這很不容易,說明太乙是有心和軒轅和平共處的。
  
      南雷北劍可不是說笑,雖然李績有雷火鍛金身不畏雷霆,可不代表軒轅其他的師兄弟也是如此,所以真打起來,太乙未必會弱到哪去。
  
      這也是軒轅門派的意思,盡量少和太乙結仇。作為門派中堅,李績有義務維護門派的策略,而不是隨心所欲的濫殺。
  
      這個瀾擊子,可不象他的師兄雷霆子那樣直爽,這人很有墻頭草的本質。事實上李績在戰斗的一開始就神識告知過他,讓他不要參與進來,不過這人慣于見風使舵,李績劣勢時他下手可絕不含糊,但李績一瞬殺和尚,他馬上就改變了立場,也是個機靈人。
  
      人無完人,在門派利益下,這么一個人物也沒必要和他較真,未來真有不妥處,也無非是一劍的事。
  
      這殺戮一劍,就是殺給他看的;以這人的性格脾氣,如果還有以后的上周天,虛天,想來他也會明白該做何種選擇。
  
      李績平靜道:
  
      “這道天機我取了,稍后幾道,我會替你清除閑雜人等,剩下我不方便出手的,還要看你自己,可好?”
  
      瀾擊子連忙點頭,他太清楚了,便是留在三清一方,以他的實力也喝不到頭湯,必定也是至少排在太清玉清上清之后,所以談不上失望。至于方便不方便,只要這烏鴉不插手,又有什么不方便的?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