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531章 豹狕

第531章 豹狕

    鬼琴的努力最終沒有得到結果,三名道人明顯是畏于方才蓮花的大展神威,出七分力的同時,還留三分力防著蓮花,這樣的攻擊又如何能奈何三個齊心協力的和尚?
  
      他們打的主意,反倒是希望鬼琴能率先建功,然后來支援他們!
  
      鬼琴越打越怒,心中憋屈,眼看蓮花和尚的佛力開始慢慢恢復過來,時間也緩緩流過,不知何時這人的佛國又能施展,知道拖延不得,于是一輪急攻,身形反倒跳出圈外,大罵道:
  
      “豎子不足與謀!”
  
      遁術一開,竟然不管不顧,自顧離去。
  
      剩下的三個道人眼看不好,實力最強的主心骨都跑了,他們如何敢繼續?于是也一哄而散,除了一個倒霉蛋被蓮花強留下來,另外兩個也是各自跑回自己的云團。
  
      蓮花和尚舉手一撈,那道天機落入手中,不由輕輕一笑,
  
      “道門,散沙耳,不足為懼!”
  
      ………………
  
      另一側的空間,群毆比蓮花這邊更加的血腥!
  
      這是九名修士的戰團,六名道人,三個和尚,其中兩個和尚呈犄角之勢互為其背,一意防御,佛門功法本就厚重,防御力極強,兩個和尚又是打定主意作烏龜,就是不伸頭,故此在四名道人的圍毆下,雖狼狽不堪,輕傷無數,卻也勉強堅持了下來。
  
      變化發生在戰場的另一側,兩個道人正自追殺一個赤腳芒鞋,短褂打扮,白布包頭的和尚,其中一名道人還笑道:
  
      “兀那和尚,你便是想隱瞞身份,拜托也盡點心好吧?你那白布太短,連戒疤都蓋不周全,露出來的,難不成是天眼么?”
  
      兩個道人哈哈大笑。
  
      六對四,平均兩個打一個,這對本來平均實力就在佛門之上的道門金丹來說不要太輕松,四個道人在圍攻那兩個烏龜殼,他們兩個遁術了得,負責這個孤身跑在外面的行腳和尚。
  
      語言挑釁不是輕視,到了他們這個階段,很難再犯那些低級的錯誤,不過是激怒對方的一種方法而已,這和尚跑的飛快,即使他們以遁術見長,也追的相當吃力,所以,他們希望這和尚能被激怒轉回頭出手。
  
      他們的計劃生效了,那和尚一臉的怒意,返身張牙舞爪的撲了上來;這是體修的把式,和尚會體修功法,這一點也不出奇。
  
      兩個道人分工明確,配合默契,一人施展了一個中范圍的遲滯強力術法--鬼枯藤,另一個則祭出一件極品靈器風火剪,木系術法配合火系術法,風助火勢,火助風威,木燃其中,很恰當。
  
      但是,和尚的速度似乎并未因為遲滯法術而減緩,反而從火海中奔出一條豹形妖物來,往其中一名道人當頭撲下。
  
      修士中,飼養異獸的不在少數,但和尚們會的卻不多,這源于佛門嚴格的清規戒律,但這些都無所謂,異獸再厲害,也不可能超過它的主人,修士門對付這些靈智不全的東西有的是辦法。
  
      這道人隨手一拋,一枚符箓靈光一閃便變成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道人形態,無論身形,還是靈機波動都復制的維妙維肖,不硬抗,而是采用取巧,導引的手段,這是法修們的習慣。
  
      那豹子果然便向符箓所化的虛像撲去,血口一張,便要下嘴;道人不屑的看了它一眼,不再關注,而是把注意力放在火海之中,火海里似乎有物掙扎,但道人很奇怪,這和尚再弱,好歹也是能登上離恨天的人物,怎么如此不濟,區區一個枯藤火海就讓他如此狼狽?
  
      猛然間,道人情知不好,再要反應,哪里還來的及,一側的豹子血口大開,卻不是下嘴咬,而是噴吐出一口吐息,十數丈的距離,一閃而至,道人當時便感覺全身法力不受支配,眼睜睜看著這妖物鬼魅般出現在身前,前爪一掏,堅若金石的護體氣罡盡碎,自己一顆活蹦亂跳的心臟被掏了出來。
  
      道人大悔,臨死前,他終于想起這豹子是誰,不由為自己的大意無知追悔莫及。
  
      另一名道人驚怒交加,他還沒意識到這妖物是何種來路,但卻不會停下手中的攻擊,術法,符箓,靈器,雨點一般的擊了過去,頓時把那妖豹擊得哇哇咆哮,遍體鱗傷,止不住的后退,
  
      道人正要準備一個禁術,徹底毀了這妖物,卻不想火海之中猛然又跳出一頭花背大豹,渾身拖著長長的火焰向他撲來,
  
      道人臨危不亂,早有準備的他一拍前額,身前便出現一個重力結界,這是應付體修,妖物的最佳辦法,
  
      但那大豹夷然不懼,背上神秘花紋圖騰閃了一閃,豹軀已穿過重力場來到道人的近身,舉爪抓下,
  
      道人不敢硬抗,身上清光一現,人已出現在里許外,
  
      “牽昭寺,花背狕,你個畜牲,安敢傷我道門子弟?”
  
      那大豹卻不放過他,縱起身形,和先前那只花豹空中一撞,已合而為一,再一閃,同樣的小空間挪移追到身前,
  
      道人無法,先前那道清光是師門傳下的挪移符,便只有珍貴的一張,現在又哪里能夠繼續挪移了?危險當頭,這道人也是個絕決的,一拍鹵門,道化三清,同聲而喝,
  
      “臨!”
  
      道化三清,已超出了金丹修士的能力,這道人是自毀道基,以道途換生命,他這里大展神威,卻發現那妖物閃得一閃,又渺無蹤影,知道遁術比不得這東西,現在除了速速回轉自家云團,其實并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他這里方一動,那妖物卻在身側粹然現身,卻是又挪了回來,道人無奈,再鼓三清,
  
      “兵!”
  
      花背卻又遁去無蹤,如此三次,道人所化三清只念到了斗字便再無可續,三清道消,渾身精力仿佛去脫大半,又如何抵擋這血腥花豹,頃刻間,便被掏出心臟,撕成碎片!
  
      花豹現身人形,渾身被鮮血染透,他也不在乎,殘忍的舔了舔嘴唇,往另外幾個修士纏斗處奔去。
  
      他回來的還是有些晚了,兩個和尚在堅持不久后,終被道人們合力攻破防御,漫天術法風暴中,被打的形神懼滅;領頭的上清修士見那邊三人走一人回,已知兩個道人恐怕難以幸免,于是低聲呼喝,四人直接迎向花背。
  
      這花背貌似殘忍,其實頗懂進退,知道上清道人不好惹,又人數眾多,他也不戀戰,轉身就跑,幾個道人也奈何他不得。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