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491章 剩者為王一

第491章 剩者為王一


      這次參加十四個虛空盟成員爭奪戰的,一共九十一個門派,一百零九名金丹修士,那多出來的十八個,都是千島域聞名已久的金丹散修。
  
      這些人,雖來自天南地北,但其實大部分人互相間都是熟悉的,金丹這個修士層面,已經非常的窄了,而且金丹修士壽命悠長,各種場合下的經意不經意的碰面是大概率事件。
  
      當然也有孤僻生冷,低調行事的,其中以散修居多,也包括象李績,明光和尚,龍卷道人這樣的異類。
  
      爭奪當然不會在主世界的阿陀難宗山門進行,修士到了金丹境界,全力之下,威力驚人,百來名金丹之間的混戰,情況可想而知,到時如何控制便是個難題,否則損毀了佛門一草一木,一山一石,又誰來負責?
  
      所以,一定是小世界!
  
      阿陀難宗開放的這個小世界名為菩提小世界,很是奇妙的一個樹狀空間,下層空間大,越往上越小,最后剩下的十四人,便是下屆天梯戰的成員。
  
      這里的規則便是--沒有規則!
  
      抱團?可以!拉幫結派?可以!陰謀詭計?可以!一百個打一個?可以!
  
      目的只有一個,往上走,堅持到只剩十四個為止!
  
      有沒有觀眾?不知道!但一定有監視者存在,不是為了救死扶傷,佛心仁慈,而是為了可能的外域混入者,所以,對李績而言,他還得收著打。
  
      但與上次初至千島域要藏著掖著影響實力不同,現在的他,劍修四境已全,劍氣雷音,劍光分化,劍心通明,劍意成勢,這樣的劍修,在上古時代,同境界中都是少有的存在,就更別說現在了,現在的他,已不必太過拘泥于那些古板的劍術,便隨心所余,劍上威力也不是等閑金丹能接的住的。
  
      聚集的金丹修士,已明顯的分出了好幾個團伙,有按地域自組的,有故交好友聯盟的,也有親云頂的劍修團伙,還有親阿陀的和尚隊伍,當然,也有孤零零的個體存在,這類人,無一不是對自己極度自信的真正好手。
  
      組隊,也未必一定都是好事,若事成之后,名額怎么分配?爭斗過程中如何保證不受來自身邊的暗算?都是很麻煩,說不清道不明的事,這一點,誰都不傻,所以這樣的隊伍合力,絕對是一加一小于二的。
  
      太倉促,心不齊,各懷鬼胎,更別說功法秘術間互不相融,這樣的隊伍,有等于無,和軒轅劍派內部組成的劍陣那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李績并不是一個人,他也是有同伙的,
  
      ”稍停進去后,你跟在我身邊,別亂跑,也別想著建功殺人,保護好自己就好,若有危險,我會第一時間幫你,嗯,怎么著你也是我辟邪劍派的女婿,雙依這才嫁過去,總不好便讓她們這就做了寡婦!“
  
      黑羊道人點點頭,在旁邊欲哭無淚。
  
      他是根本不想參與這種破事的,危險不說,還看不到一點希望,他大鼓山也從來沒想過要出一個元嬰,就這么得過且過的,逍遙于山水之間,不好么?
  
      偏偏這天殺的劍修,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非要拉他來湊這個數,論資格,大鼓山參加此次虛空盟的重新排序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他們沒威脅!
  
      沒威脅,在他人眼中大鼓山金丹就是雞肋般的存在,這種貨色來的越多才好呢。
  
      但這劍修的目的是什么?黑羊是能猜到幾分的,他可能怕死,但絕不傻!不就是為了天梯名額么?不過這人既然已有辟邪名額在,為什么還要準備個備份?是為自己,還是他人?
  
      有一點黑羊很明確,不是為他,或者老大準備的,他們兩個今生能突破到靈寂都是燒高香的幸運,這不是心無大志,當你踏入修真一途,在路上越走越遠時,你越能感覺到自己的渺小,不足,有些東西,真不是靠努力便能解決的。
  
      好在他一生中都在為保命做準備,防御能力很強,如果不過份招惹別人,大概也沒人會刻意來要他的命吧?
  
      單從這一點上來說,是不是反而要離這兇人遠一些呢?
  
      李績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再次警告道:
  
      ”不要存了姑息之念,很多時候,不是你不想殺人別人就不會來殺你的,所以,跟著我,你若跑路,老子就讓你那二個媳婦做寡婦!“
  
      眼看人已到齊,阿陀難宗的佛陀也懶得和這些俗人多說,反正虛空盟爭位每百年一次,都是金丹境界,規矩自然是極熟悉的。
  
      大雄寶殿中,佛陀取出一棵三尺來高的菩提玉樹,持之一晃,頓時佛音浩蕩中,所有一百零九名金丹修士,都被卷入其中,李績自覺猶有余力抵抗這股佛門偉力,但卻沒有這么做,而是放松心情,隨波逐流。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進入菩提世界的一瞬間,佛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目中露出一絲莫名笑意。
  
      ………………
  
      這里,就象生長了一棵巨大無比的世界之樹,高,看不到盡頭,廣,似乎也無邊無際,金丹修士們都是分散攝入,所以李績馬上就遇到了第一個問題,如何找到那只該死的黑羊?
  
      他是有所準備的,不管怎么說,辟邪劍派也是上屆的虛空盟成員之一,派內文簡中也有各種對菩提世界的描述,并提供了許多應對之法。
  
      首先,他扔出了一只血線豕,此豕事先喂養了一根黑羊的發絲,一般情況下,有這股氣機牽引,血線豕很快就能帶他找到黑羊;
  
      倒霉的是,血線豕原地打轉,就是辨不明方向,于是李績知道,操控菩提世界的佛陀是認真的:菩提世界當然是佛門世界,佛法力量偉巨,如果操控的佛陀偷懶的話,一些在外界的小手段還能正常施展,
  
      比如血線豕的尋人,但如果佛陀認了真,那么菩提世界佛法力量的壓制就會達到一個很恐怖的地步,這樣的情況下,別說是蟲物血線豕,便是弱一些的金丹,施展法術時都困難重重呢。
  
      李績當然不會認為佛陀是吃飽了撐的胡亂認真,佛陀這么做的唯一可能就是,進入菩提世界的修士中,有佛門一系需要幫助的和尚,如此而已。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