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488章 萬相的報復

第488章 萬相的報復

    圓通是宗主,雖也不愿過多參與俗務,但象類似和宗門未來有關的大事,也是躲不掉的,
  
      “說說吧,虛空盟資格推薦之事,都安排的如何了?”
  
      易景道人是七位元嬰中成嬰最晚的一位,資格最淺,故此毫不例外的,類似的俗務操持幾乎都壓在了他的身上,這種無奈,除非宗門再有元嬰出現,否則他便得一直干下去,
  
      “宗門種子計劃自十年前開始執行,計劃分三個階段,初期有嘉年,慶春兩個金丹弟子,現已在彼門派安定并顯露崢嶸,虛空盟之爭出人頭地問題不大;
  
      中期同樣是兩名弟子,可惜初入他派,時間過短,地位未穩,能否代彼門派參加虛空之爭猶未可知,
  
      最后階段還有三名弟子,本來想著就在這二,三年內送出去,卻不想虛空重排時間忽然提前,現在看來,時間是不夠了,冒然行事反而不妥……”
  
      李績想李代桃僵,借辟邪之名,達成自己的天梯之路,想法很好,可惜以青空之大,傳承之遠,類似的策略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了,比如萬相天門,數千年來,一直便私下偷偷摸摸的鉆著規則的漏洞。
  
      培養出色弟子,低調行事絕不張揚,在虛空盟重排前二,三十年把他們通過早已安排好的渠道身份,送入那些有資格參加爭奪的小門派中,逐漸取得身份地位,依靠實力成為小門派的出戰之人。
  
      通過這樣的方式,雖然每百年萬相天門只有一個天梯名額,可那些故意散落在外的優秀弟子往往又能爭取數個名額,以此來保證萬相的傳承始終不衰,這種事,不僅萬相在做,其他有相當實力的門派也在做。
  
      萬沒料到的是,此次虛空重排忽然提前十年,萬相的安排大部分便打了水漂,除了最早安排的兩個弟子外,其他人估計不會再有機會。
  
      “這樣的安排千數年來一直如此,此次時間忽然提前,會不會是有人故意針對我萬相?”易景懷疑道。
  
      圓通道人沉吟半晌,對易景的辦事能力他是不滿意的,數千年來這樣操作都沒事,怎么到了你這里就出了問題?可這話也沒法說,畢竟易景也是沿用慣例而已,
  
      “未必便是我萬相,時間一提十年,被打破節奏計劃的可不只我萬相一家;但有一點似乎可以確定,阿陀難宗和云頂劍宮這次是聯起手來要明壓我等了?”
  
      弘志擺擺手,“何必在意?修行一途,一忽百年,不過一次虛空盟名額罷了,下一次提早安排便是,提前二十年不成,那便提前三十年,五十年安排,他云頂和阿陀便再跋扈,總不能提前百年吧?
  
      事已至此,當確保嘉年,慶春的兩個名額為先,他們兩個實力自不用說,就是這爭奪十四名額的百門金丹中,可有何棘手人物?或拉或壓或殺,總得有個章程!”
  
      易景道人斟酌道:“人員名單一直在收集,現在看來,因為時間忽然提前,很多實力門派的伏手暗子恐怕都派不上多少用場,故從整體看來,這一屆的修士實力是不如以往的,對嘉年,慶春兩位師侄有些威脅的,也不過二十來個,
  
      但有幾個人值得格外注意,比如藻海辟邪的孤煙子,亂葬海紅佛寺的明光和尚,小浪底排海教的龍卷道人……”
  
      圓通疑惑道:“為何單提此三人?難道實力已在大派弟子之上?”
  
      易景慎重道:“不單單是實力的原因,還有其他一些很是奇特的巧合,
  
      比如那孤煙子,數十年孤懸域外,三年前方回,一回來便大展神威,飛劍下斬得金丹數人,解了辟邪之危,這世上哪有如此的巧合,實力又如何能變化的如此之大?可惜此人數十年飄落外域,識者甚少,辟邪劍派內部又鼎力支持,故此無法辨認真偽,
  
      還有那明光和尚,崛起不過五,六年,之前過往平淡無奇,這幾年卻仿佛開了竅一般,佛門功法,講究循序漸進,少有一日千里之說,此人崛起的如此突然,真正讓人好生費解,
  
      最后還有排海的龍卷道人,更是仿佛憑空從石縫里蹦出來似的……”
  
      圓通神色凝重,“所以,你的意思是……?”
  
      易景一字一句道:“孤煙子劍術強的離譜,哪是辟邪那種小劍派能培養的?聽說曾在南羅游歷數十年,可南離又哪有什么正經的劍派了?所以我懷疑,此人莫不是根本就是來自云頂?
  
      明光和尚同樣如此,阿陀難宗一眾金丹中,找出這么一個低調又出色的,不難吧?
  
      至于龍卷道人,出處不詳,無法猜測,會不會是外域跑來蹭名額的?
  
      阿陀和云頂,即要打壓我輩,沒道理只打壓而不撈好處,這幾個人,或者還有隱藏的更多,怕就是提前開啟虛空盟排名之外的另外一個手段?”
  
      圓通思慮良久,對易景的懷疑,他是深以為然的,這源自數千年來這兩個頂級大派在無數陰謀事件中的表現;
  
      早早籌謀,布置弟子,突然提前,打亂他派布置而自己漁翁得利,妥妥的大派風范!
  
      三人越想越郁悶,明明是自己最擅長的手段,現在卻被他人用來對付自己!偏偏他們還不能找上門去對質,否則人家一句話:你道人做得,和尚做不得?可怎么收場!
  
      易景怒道:“難道就這么吃個啞巴虧不成?不如令嘉年,慶春在虛空盟排名挑戰上狙擊這幾人?”
  
      圓通,弘志齊道:“不可!”
  
      弘志解釋道:“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我萬相不做,咱們底蘊本來就有所不如,怎么耗得起?兩位師侄的任務便是盡量闖進十四人名單中中,其他的無須考慮……至于云頂,阿陀布置的暗子么,自然有他人去對付!”
  
      圓通道人會心一笑,“易景,你去安排妥當之人,通過其他渠道,散布阿陀難宗和云頂欲霸占虛空盟之事,自然就有不怕死的去硬頂!記住,所謂謠言,一定要是似而非,半真半假才好……”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