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454章 每個人的路

第454章 每個人的路

李績聽得此話,六識之下,圖遠的所做所為盡在心中,但他依然沒有回頭,一行人轉眼間,消失在枯葉原的шщЩ..1a
  
  對這件事的始末,他有自己的判斷,通過果果的述說,其中細節也歷歷在目,他是個純粹的陰謀論者,對這件事的看法,和果果倒是不盡相同。
  
  果果對此事,還基本停留在牧雅風的麻煩之中,但李績卻不這么認為,一開始底層胥吏的為難,后來江湖客的來襲,層層加碼,這絕不是自然發生的事,而是有組織的布置,目的便是讓果果殺人,殺越來越多的凡人,最終多到毀去道途的地步。
  
  解釋一個待罪犯官有修士護持這么難么?不過新晉道宮一句話的事,可事實上就沒人說這句話,甚至還有人故意隱瞞牧雅風身邊有修士存在,其意之深,不言而喻。
  
  果果是誰?在軒轅很難猜么?李績就這么幾個親近之人,只要不是一次閉關數十年的苦修,就沒人會不知道果果和自己的關系,那么,問題來了,這個事件的針對目標是他李績么?最后將著落在什么地方對他造成影響?
  
  至于圖遠三人,李績相信他們不是刻意要毀掉果果的,他們又不傻,如何不知道這么做的后果?
  
  對動手的圖遠,他是存有心思在未來某一天處理掉這個人的,他可不是仁慈之人,口中講道德,心中藏狠辣,今天有人對付果果他不出頭,明日若是針對寒鴨,安然呢?
  
  但人算不如天算,這人還算知趣,既然自斷一臂,大概也就這樣算了吧。
  
  他沒發怒,因為對這些人發怒不值得,甚至是那個什么連盧道人,也不值得,要搞就要搞大的,對這些小螻啰動手,恐怕正合那些站在背后人之意吧?
  
  軒轅劍派,對同門相殘管束極嚴,這不是找機會偷摸下手的事,對于真君來說,有時間回溯之能,有什么是能瞞過他們的?別忘了,現在軒轅坐鎮的三個真君,其中有二個,都是外劍的呢?
  
  這么說,不是李績就應該忍下這口氣,而是他能發泄的,或者說能借題發揮的,只能有一次,侄女被傷,怒發沖冠,做出某些沖動之事,這個可以有,但只可以有一次,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報復。
  
  所以這個比較珍貴的報復機會,就不能用在區區心動修士身上,甚至連外劍金丹他也看不上眼,他要找的機會,是那些真正的決策者,高高在上的家族頂梁柱,等有一天他拆了這根柱子,家族一脈才知道他李王爺長幾只眼!
  
  天色暗時,一行人在一處殘破的草亭落腳,李績雖無所謂,但牧雅風父子是凡人,可頂不住這樣熬人的奔波,而且果果新傷,即使她是修士,也需要個調息休息的時間。
  
  李績自盤腿而做,也不理會一旁好奇盯著他的父子倆,良久,果果調息完畢,輕輕來到李績身旁,跪坐于地,
  
  ”先生。“
  
  李績看了她一眼,”可有疑問?“
  
  果果自入軒轅后,擔任慈母角色的是安然,還有個寵溺的叔叔寒鴨,李績在其中充其量算是個不負責任的嚴父角色,他崇尚自然,自修,自-由,可不想把孩子養成個驕傲的花瓶。..
  
  所以,果果對他,心中從來都是有些畏懼的,安然寒鴨在還好些,一旦單獨面對,她便局促不安,哪怕現在成了融合修士,也沒改變。
  
  ”先生,牧大哥做錯了什么?為什么新晉上上下下,便是那些受過他恩惠的,都要對付他?都恨不得他死?“
  
  果果沒問逃亡之事,她知道,既然有先生在,這世上就再沒有能阻擋他們道路之人。
  
  ”他沒錯,“李績淡聲道:
  
  ”他錯的,只是時間不對罷了。“
  
  ”先生?“
  
  果果不太明白,旁邊的牧雅風也支起了耳朵,他從果果的口中,已經知道了這個看起來年輕的道人年紀已過百歲,威名之盛,更是連那些驕傲的劍修都跪地臣服,他很想知道,在這樣的陸地神仙口中,自己的所做所為會得到一個什么樣的評價?
  
  ”這個孩子,”李績指了指牧雅風的孩子,“可能飲酒?可能鋤地?可能娶親?“
  
  果果尷尬的笑笑,”不能,先生……?“
  
  李績繼續道:”是飲酒不好?鋤地不該?還是娶親不對?“
  
  果果有些明白了,”他還太小,這些事本該長大了去做的……“
  
  李績一笑,”人生數十年,不同的年紀,有不同可做之事,不可混淆顛倒,這是道,是自然之理,不可違背;
  
  青空世界何嘗不是這樣?自世界混沌初生,到宇宙崩塌,也許有數百萬年,數千萬年,正如人的一生,在這個世界的歷史進程中,有些事可做,有些不可,有些可先做,有些要推后,這與事物本身對錯無關,只在于時間!
  
  便如人類初生,茹毛飲血之時,你非要穿件衣服遮體,建座小屋棲身,那會怎樣?同伴只會拿你當了異端,生撕了了事!“
  
  ”您的意思,我推行的那些策令,不合時宜,為時過早?可若沒人去做,去當這個歷史的先鋒,推動者,那如何又有最后的改變?“牧雅風忍不住問道。
  
  李績淡然道:”我們道家,講究順天時,遵天理,順勢而動;逆天而行,必遭天譴;
  
  策令同樣如此,你有志同道合者么?有百姓基礎么?有官場同好么?你一死,所做的一切皆化為烏有,這樣的改變又有何意義?
  
  你的思想學說很好,但你要記住,領先半步,你便是歷史的推動者,領先一步,則萬劫不復!“
  
  李績看向果果,”這種變革,會需要數萬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潛移默化,個人的力量在其中不值一提,而且,要做到你們希望的那一點,還有個很重要的前提--修真道統斷絕!“
  
  果果睜大了雙眼,”先生,這是為何?“
  
  李績微微一笑:”你們的理想,無非便是大一同,大一統,人人平等;可這在追求個人力量的修真世界你覺的有可能么?不消除修士這種憑借個人力量凌駕在律法之上的群體,你們的理想便是個笑話!
  
  你覺的,修士會答應么?果果你會答應么?你先生我會答應么?“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