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411章 一問三不知

第411章 一問三不知

哪怕未到金丹境界,這條幼虺精神攻擊的速度也非常之快,而且完全無視了李績三層劍衣,減傷,煉體的防御,直透他的神魂深處。
  
  一股涼意直透心底,仿佛錐子一般的要鉆進李績的靈魂深處,所過之處,晦暗,陰寂,血腥等等負面情緒不斷的發散,唯一可惜的是,這股意志的力量還不夠雄渾,不夠醇厚。
  
  境界的差異主導一切,尤其是象李績這樣以神魂堅韌雄厚而著稱的修士,李績灑然一笑,神魂力量反涌而出,這條幼虺的精神意志便如小河流入大海,在不斷的同化消磨中漸漸失去了本我,最終也不過成為大海中的一滴水。
  
  這個過程,很刺激,卻并不危險,李績很是警惕這股精神力量的穿透力,確實銳利的不可想象,仿佛是神魂飛劍一般,如果換做是一條金丹虺域的攻擊,李績真的沒有把握如此輕松的消滅它,最起碼,需要長時間的神魂拉據戰,而一旦陷入這種精神拉據戰,他對外界也基本喪失了攻防的能力。
  
  等李績趕回戰斗中心時,戰斗已經基本結束,他親眼看到昊法和尚一把從蓮花的掌中佛國中撈出那條金丹虺域,然后在手中捏成一團肉醬,顯然,這老和尚被這次意外給氣的不輕。
  
  那條元嬰級別的虺域老怪怎么樣了,李績也不太清楚,不過看面前兩名佛陀的神情,估計已經身死道消,在昊法的幫助下,蓮花和尚很快處理了自己掌中佛國的異物,雖然他實力超群,但同樣擺脫不了佛系功法的通病,無法在短時間內快速拿下對手。
  
  整場戰斗中,連昊德,昊法都有些輕傷,便只有李績和蓮花和尚通體上下汗毛都未曾掉落一根,蓮花和尚不屑的看了李績一眼,這個劍修名不符實,戰斗一開始他竟然遠遠躲在外面旁觀,真正讓人不齒。
  
  昊德卻是個明白人,雖然一直在與老怪苦斗,但對數十里外的動靜還是有所察覺,
  
  “小友可是發飛劍阻擋過那群虺域?”
  
  李績大大方方的點點頭,“正是,可惜那群虺域勢眾,二大四小,我無法盡攔,因未曾服下涅磐丸,為恐虺域精神攻擊,也只好放任它們離開。”
  
  這完全是睜眼說瞎話,話中還不忘諷刺一下大覺禪寺的小氣;他有不說實話的理由,以大覺禪寺對虺域精神能量的看中,以及負出的如此代價,若知道他幾乎全收了那撥虺域,不讓他交出幾條才怪,這事又牽渉九宮界,非常的麻煩,就不如不說。
  
  昊德直覺的感到有些不對,在飛劍呼嘯的方向,他并沒有感覺到那些虺域的離開,但他更不會相信一個劍修能同時對付六條虺域,哪怕他是青空一鴉。
  
  “一條都未攔下來么?”
  
  旁邊的蓮花冷冰冰道:“那你來這里究竟是來做什么的?”
  
  李績理直氣壯道:“觀大覺佛法,學屠虺之術。”
  
  不知是什么原因,每當李績看到蓮花和尚皺起他那秀氣的小臉,他就忍不住想在下面加一把火。
  
  “虺域往哪個方向去?”
  
  李績很干脆的應道:“先西南,再西北,最后潛入海中,不知所蹤……”
  
  蓮花和尚緊繃冷臉,“堂堂青空一鴉,面對如此兇頑,竟然寸功未立?真正讓人驚訝!”
  
  李績微微一笑,“換個人,還未必能囫圇站在這里呢!”
  
  這是大實話,從戰斗一開始,大覺禪寺的僧人就完全忘記了李績這個外人,即未看重他分配任務,也未保護他拉入昊德的佑持范圍之內,換個人,也許已經跌進大海喂了魚蝦,又憑什么要求于他?
  
  昊法揮揮手,阻止了蓮花和尚的發難,“收拾殘局,我們速速離開!”
  
  這是老成之策,大覺禪寺一行十一人,現在就只剩四個還有戰斗力,實在是不宜在此風險之地久留。
  
  八名羅漢中,二名已證實死亡,二名陷入重度昏迷,類似渡海曾經遭遇的狀況,他們都是在虺域老怪暴起一擊,和隨后虺域群發起的攻擊中遇害的,另有三名羅漢處于渡化后的虛弱中,只有蓮花和尚毛發未傷。
  
  這有些慘烈,但并非完全不可接受,誰也沒想到這個巢穴的虺域數量還遠遠超過了歷史記載,從損失對比上來看,單單一個虺域老怪已經值回票價,更別提虺域的其他損傷。
  
  眾人把傷亡者放入玉缽之中,昊德駕御寶器急速升空;大海之中,可不單單只有虺域一種妖物,也許論偷襲,無妖能出其右,可若論正面戰斗,比虺域更強大的妖物還有很多。
  
  比如,虺域的近親鯈蛇,
  
  虺域的特點是隨著境界的提高,身體越長越小,幼虺體長近丈,到了金丹就不足三尺,而成得元嬰便長不過尺,就向方才被滅殺的那條老怪。
  
  鯈蛇正好相反,它沒有自己近親那樣狡猾的智力,上天對它的補償便是無比雄偉的身形,鯈蛇破得金丹身長便可接近千丈,若是成了嬰,萬丈身軀耍弄起來,在海中是個非常麻煩的存在。
  
  要說和虺域有什么親戚之情,那是扯淡,但作為這片海域唯二的二個元嬰妖物,它對人類擅自闖入搞事非常的不滿,它表達自己不滿的方式便是……
  
  鯈蛇長頸龍一般的蛇頸探出海面千丈,大口一張,巨力無匹的虹吸之力讓昊德的寶器玉缽無法再前行一步,并漸漸的朝鯈魚的大嘴退去。
  
  “孽障,安敢爾!”
  
  昊法一步踏出玉缽,使了個法天相地的勢子,身體也化作一個千丈高的怒目金剛,把手一環,左右手便掐住蛇頸兩端,發力中,便要將之撕成兩片。
  
  昊德也皺眉不語,一方面穩住玉缽的后退之勢,一方面從懷中取出一貝葉,隨勢扔進鯈蛇狂吸的旋渦之中。
  
  這貝葉無光無澤,飄若枯葉,鯈魚一個不防,一張大嘴將之吸入,轉眼間,整條長頸從內向外的溢出佛光,其皮膚血肉骨骼的仿佛變得透明了似的。
  
  便在此時,昊法化身的金剛雙手發力一扯,千丈長的蛇頸斷成兩截。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