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351章私事

第351章私事

    李績直奔聞廣峰混沌雷霆殿,熟悉的山峰,熟悉的雪原,熟悉的殿堂建筑,天空之偶爾經過的熟悉的劍光,熟悉的氣息,熟悉的嚴正蒼肅,一個離家近二十年的游子,回到家中的那種感覺,不是當事人,永遠也無法體會。
  
      混沌雷霆殿沒有值守弟子,開什么玩笑,有三名真人級別內劍殿主鎮守的大殿需要弟子力士站崗?李績直入殿內,在主殿前站定,一道神念發出訊息,
  
      ”弟子李績,請見三位殿主。“
  
      神念四散而出,驚動的可不僅僅是三位殿主,而是雷霆殿中所有的劍修。
  
      樊樓中,幾名劍修正在挑撿功法秘術,嚴謹的軒轅弟子一貫的沉默讓整個樊樓安靜無聲,但在這道神念擴散開后,一名弟子忍不住破開禁忌,高聲興奮道:
  
      ”李績!是李績師兄!李績師兄回來了!“
  
      另一名劍修卻是個有行動力,飛快的沖出樊樓,”還不快走?李績師兄可不是能輕易見到的呢!“
  
      轉眼之間,樊樓人去樓空!
  
      李績不知道的是,雖然他已有十數年未在門派中顯形,可他的傳說已經深深刻在每一個軒轅低階弟子的腦海中,如果九宮界之威還只是個開端的話,那么在遙遠的東海,當著玉清上萬修士,金丹元嬰大能之面,陣斬四名玉清杰出弟子的壯舉,就已經直接把他捧上了神壇,
  
      更別說,竟然還在真君出手后還逃出生天,此時的軒轅,無論內劍外劍,李績都已經坐實了他金丹下第一人的名頭,無人敢于置疑!
  
      天選堂,坐堂的渡文道人嘆了口氣,他是替代渡海坐上這個位置的,也肩負著門派內不同派系間爭斗中不可說的責任和目的,遺憾的是,自他上任尹始,就基本和這個天才弟子沒有接觸,東海事后,更是杳無蹤影,現在平安回來,挾帶赫赫聲威,能直接和真人對話,又豈是他一個金丹修士能阻擋的?
  
      大勢已成,徒呼奈何!
  
      大希真人是頭一個出現在李績面前的元嬰,也不說話,一雙利眼把他上上下下的看了個通透,嘴里還在嘖嘖稱奇,然后才是大象,大音相繼到來。
  
      ”如何回來的?“大象淡聲問道。
  
      ”通過九宮界,弟子和九宮界靈,有些交情。“李績澀聲道,這事瞞不了人,能自-由出入門派要地,如此威脅,任何一個門派高層都會刨根問底的。
  
      ”果不其然,我一猜就是那地方,嘖嘖,李績你這能力,知不知道很有幾個門派會因此而寢食不安的!“大希輕聲笑了起來。
  
      ”弟子不過就一心動小修,如何能讓那些大派不安?真人取笑了。“李績很明白這大希的意思。
  
      ”現在是心動,將來可未必,等有朝一日你若成了元嬰,我估摸著咱們軒轅可以向那幾個門派開價,買下九宮獸其他幾段殘肢也說不定。“大音真人一旁插嘴道。
  
      大希哈哈大笑,“師兄說的是,不一定能全買來,不過肯定是有急于出手的了!”
  
      他們的意思。李績心中透亮;現在的九宮界就相當于一個勾連五個門派內地腹心的多向傳送陣,而陣心卻被臭名昭著的軒轅劍瘋子掌握,那就意味著可能隨時都會有一群劍瘋子殺入宗門內部,這種事,想想都要命,誰能忍?
  
      自始自終,三位真人也未仔細詢問李績這些年究竟去了何處,這是修士對各自機緣的默契,也是一種變相的**保護;這方世界,能走到這一步的,誰沒些機緣?誰沒有點奇遇?這本來就是修士修行的一部分,只要不牽渉門派根本,就不會有人刻意針對。
  
      李績也沒提玲瓏上界之事,沒必要,也不知從何說起,關鍵是他的境界地位太低,不能承受說出去后的可能的壓力;在玲瓏上界,他沒有泄露任何一門傳自軒轅的劍術,同樣的,現在在軒轅,他也不會妄傳來自玲瓏劍道的大威力劍術。
  
      舉頭三尺有神明,修士的底線,心境,就是在這種不斷的堅持中升華的;
  
      如果現在就說出關于玲瓏上界的存在,那么他們的功法秘術你透不透露?很是麻煩,有明心靜氣的劍修,自然也有貪婪無度的修士;這一切,只有等他境界足夠,比如到了元嬰,有了和軒轅真君劍修接觸的機會后,才會慢慢提起。
  
      這,無關忠誠!
  
      “既然回來了,便好好待在門中,勿要再出去隨便招惹是非,我觀你現在神清氣滿,大概也是可以沖擊金丹了,正好這些日子你渡海師叔也閑來無事,你不如就去多多請教,畢竟,劍術再犀利,境界上不去,終究不過黃土一杯。”
  
      大象真人最后定了調子,對別的劍修,他不會說這種話,身為劍修,還懼怕惹事么?可眼前這位可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不僅會惹事,而且極擅長惹大事;去次天嶺就能把草原**害了數百年的人才積蓄,去次東海干脆在人家山門法會上無法無天,這樣的人,還是要提點一,二才安全些。
  
      “渡海師叔痊愈了?”
  
      李績驚喜道,說根到底,這一切的磨難,玉清臨險,玲瓏蹉跎,都是因為為渡難傷情所至,現在渡難有了起色,無疑讓他的付出有了個滿意的回報。
  
      “嗯,基本痊愈,只是神魂上的損傷還需長時間的調養恢復,不是短時間就能盡復的。”
  
      大象沒有完全說實話,其實以他們的見識,象渡海這種神魂受損的傷情,能恢復意識,回復一定的實力已經是僥天之幸,再想沖擊元嬰,恐怕的今生無望;不過這種打擊士氣的話不能說,如果有萬一呢?
  
      李績還未意識到這一點,他境界不夠,見識還是有些少,在他以為,恢復就是恢復,會回到和以前一樣呢。
  
      “真人,弟子初回,按理說當然應該在門內靜養準備金丹事宜,可弟子還有些私事要辦,可能還要出去一段時間,還望真人允許。”
  
      李績也有些郁悶,怎么這名氣大了,反倒不自-由了呢?怎么誰都把他看成惹禍精一樣的存在,他是那種人么?
  
      以前種種,不都是,巧了么?8)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