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343章 劍道同道

第343章 劍道同道

    李績取了玄元破妄術,出悟劍堂,去到自己的洞府看了一圈,沒什么異常,禁制法陣一切正常,于是出得溫泉峰,向小城回返。
  
      回程路上,隱約感覺到前方二十里處,有一道御劍急速掠過的尾跡;二十里,早已超過了他神識辨識的范圍,但眼識在此時卻發揮了更大的作用,此時天尚未黑,隱約間能看到一個黑點,在夕陽下尤其的明顯。
  
      應該是個溫泉峰劍修吧,看他飛行的方向,倒是和自己一致;李績起了心思,御劍直追,卻發現以自己快如閃電的御劍速度,竟然不能拉近雙方的距離,毫無疑問,前面是個金丹劍修。
  
      這一路風馳電掣,不到半個時辰便回到小城,在李績的目視下,那道劍影一收,竟然也沒入小城中,李績心中一動,若有所悟。
  
      李績直接落在道宮前,守門的散修看到他,臉上堆起了笑容,
  
      ”上修,您來的正好,林督剛剛回來呢。“
  
      他這里話音未落,遠遠的建筑中傳來一個聲音,
  
      ”可是李績師侄?可過來一敘。“
  
      李績拒絕了散修的殷勤,自己循聲向宅院深處的一處草堂走去,草堂門口,一年輕道人負手而立,眼神犀利,渾身散發出只有金丹境界才獨有的威壓氣勢。
  
      李績上前二步,長楫道:
  
      ”劍道弟子李績,見過林圭師叔。“
  
      在玲瓏道,筑基是弟子,金丹便是師叔,這是規矩,不分年紀老幼,其實在青空也是一般的規矩;這個人,李績可以確定,便是回程路上在自己前面御劍的人。
  
      小城的新道督,是名玲瓏劍修!
  
      所以,他不是在找林家的麻煩,他根本就是在找自己的麻煩!
  
      李績在門中,也偶爾聽說過這個人,天資卓絕,是天生的修道胚子,而且,他的師傅,正是劍道金丹之首的琴劍道人!
  
      ”你的速度很快,我竟甩不開你!“
  
      林圭根本不提林家之事,仿佛完全不知李績的來意似的;李績也不提,他知道,那不是重點。
  
      ”師叔不過是在考驗弟子罷了,以弟子的功力,若師叔全力御劍,弟子恐怕望塵莫及。“
  
      林圭灑然一笑,不再提此節,
  
      ”我聽說,十余年前,你便能斬殺天狼金丹?“
  
      ”偷襲而已,僥幸的是,自始自終,他都沒緩過手來。“
  
      李績不卑不亢道,這林圭來者不善,也不知是不服李績的戰績,還是想為師傅琴劍道人出口氣,或者,兼而有之?
  
      他即處心積慮的用這種方式把自己誘來,李績自然也沒什么客氣的,無非是想教訓自己一番,在劍道眾人眼中,自己應該是個目無尊長的人吧?
  
      ”哦?能讓金丹修士也緩不過手,這份本事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不如,師侄做出來讓我看看?“
  
      林圭口氣是咄咄逼人,李績哪吃他這一套,對這種在山門里關起門自以為是的驕傲小公雞,最好的辦法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弟子敢不奉陪?“
  
      兩人縱起身形,直入千丈高空,二百丈外相對而立,林圭一臉的驕傲,
  
      ”我便立于此處,你可隨意攻擊,我若移動,便算我負;若你接不住我的飛劍,還要出聲才是,莫要呈強害了自家性命!“
  
      李績一笑道:”弟子境界低微,恐怕要出全力,還望師叔諒解!“
  
      林圭不耐煩的一擺手,”你自顧好自己,其他的自有我來掌控。“
  
      林圭是為了他師傅,
  
      閉關九年,終成金丹,出來后才聽他人說起此事;對一名筑基劍修能殺三十余名天狼修士,他是壓根不信的,別說是劍道弟子,便是當下玲瓏道實力最強的幾名法天道,陰陽道筑基修士,恐怕也絕無可能完成如此壯舉。
  
      傳言總是夸大的,林圭是這么認為;本來這事和他也無關,偏偏聽人說起這李績竟然不聽師傅勸告,擅自在樂陵集擺攤垮劍道臉面,這就讓他有些耿耿于懷了。
  
      知道李績的根子在小城,他這次出關后正好分配在小城駐守,便對林氏開刀,以吸引李績到來,也好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否則他躲在疊翠星,自己哪里找他去?
  
      這些事琴劍道人并不知情,林圭覺得自己已晉金丹,有些事完全可以自作主張,沒必要事事報于師傅定奪,如此,便有了今日這個場面。
  
      他當然不可能殺這個同為劍道的師侄,如果他現在還是筑基修為,可以選擇公平較技來掃他的面子;但現在自己已經是金丹了,怎么好意思向低輩弟子提出挑戰?也只有用這種臺面下的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二百丈外,對方飚來一劍,速度很快,非常快,快的在劍道同門里,所有筑基修士都根本達不到的速度,快的和他這個金丹的劍速都有的一拼,這人怎么做到的?
  
      心中不解,但并不耽誤他發劍阻敵,從雙方飛劍交擊的力度上來看,對方不如自己,但也絕對在水準之上;問題在于,怎么又飛來一枚飛劍?不,是一串飛劍!
  
      高境界修士在面對低階劍修時甚至可以做到大袖一揮,煙消云散,但這不代表林圭也能做到這一點,他才入金丹三,五年,境界才剛穩固,而對方卻是筑基大圓滿的修為,而且法力格外的強橫精淬,雙方的差距遠沒有達到他想象中的那種地步。
  
      初入金丹,還沒有修成任何一門屬于金丹修士的大威力劍術,更尷尬的是,他還作繭自縛的承諾不會移動!
  
      瞬息間,林圭做出了判斷,雖然他從不使用法,靈器,但一般基礎的五行術法還是練得精熟的,這也是玲瓏劍修的一大特點。
  
      揮手間,一面土墻豎立在他的面前,緊跟著就是一連串噗噗噗的飛劍鉆入土墻的聲音,還沒等他緩過一口氣來,剩下的飛劍左右一分,繞過土墻向他襲來……
  
      怎么這么快?這家伙一息到底能出幾劍?從方才短短一息中,對方已經連出七劍,而且毫無滯澀停頓之感,十分的流暢自然,這對林圭來說,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