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336章 燕信畫餅

第336章 燕信畫餅

    燕信輕輕點頭,這說法和他猜測相差不遠;玲瓏君是擁有多少個紀元生命的無上存在,怎么可能會刻意去拉來這么一個筑基小修?
  
      這個小劍修的說法是合乎情理的,青空劍靈常受玲瓏塔靈拘束,而此人有機遇巧合下與青空劍靈有因果,傳送時出點意外被搞到玲瓏上界來,并非不可思異之事,諸般巧合罷了,只是……
  
      ”你說你被真君所傷?青空世界真君很泛濫么?竟然閑的沒事有空和筑基修士玩對戰了?“
  
      李績尷尬的笑笑:”真君倒是不多,弟子去他宗門法會搗亂,又仗著修行界面子所拘,殺了他幾個弟子,正想借空間通道跑路時,那門派的真君忍不住了,給了弟子一下。“
  
      燕信哈哈大笑,到現在為止,他才終于確定此子所說并非謊言,空間通道豈是一般修士能改變的?沒有真君的實力,那是想都不要想。玲瓏塔的消耗也能解釋的通,真君下手,和死有何區別?不過如此巨量的資源,這小子應該獲益非淺的。
  
      ”去人門派?法會殺人?還要當眾逃跑?便是我,恐怕也不會忍受……你青空劍修,都這么無法無天么?“
  
      李績辯解道:”真君容稟,青空劍修還是很講道理的,不過我軒轅和那玉清是萬年世仇,所以,也就顧不得那許多……“
  
      燕信卻不理他的解釋,只緊緊盯著他問道:”你說的軒轅,可是你本屬門派?派中真君幾何?五衰多少?“
  
      對這種宗門秘辛,李績本來也不知道多少,所以實話實說,
  
      ”軒轅劍派,便是弟子在青空的門派,真君至少數位,過沒過十便不知道了,至于五衰修士,更是沒聽說過,您也知道,弟子這境界,一些秘聞恐怕也是無從得知。“
  
      燕信微微點頭,他知道這小劍修沒說假話,便在方才,他動了點小手段,以判斷真假虛實,當然,他所謂的小手段,在李績而言連感覺也感覺不出來。
  
      玲瓏上界有真君三十余,有進入天人五衰的修士,而且還不止一個;青空世界的這個軒轅劍派,既然有十名左右的真君,按照修士進階的正常概率,那么則必然擁有至少一名五衰劍修。
  
      他游歷百界,對很多門派的構成有很深的了解,如果一個門派只有一,二個真君,那么這個門派擁有五衰修士的可能幾乎為零;但一旦真君近十,那說明這個門派的修士培養體系已經完全成型,必出金字塔尖的人物。
  
      軒轅劍派如此的實力,再考慮到劍修非同凡響的戰斗力,已經有絕對的實力成為玲瓏道的盟友,當然,要做到這一步,還需從長計議。
  
      ”軒轅劍派實力,在青空世界算是幾等?這樣的門派多么?“燕信沉吟道。
  
      ”不瞞真君,若單論斗戰,軒轅說第二,在青空世界便沒人敢稱第一!但真君也知道,修行一途,斗戰并不是全部,也有其他門派底蘊深厚,道法傳承久遠,若論高階修士多寡,還是很有些門派在軒轅之上;總體而言,這樣層次差不多的大門派,在青空有十七家之多。“
  
      李績當然要為自家門派貼金,背景越強,自己也越安全,當然,他的說法也基本都是事實,只是不再謙虛而已。
  
      ”十七家?“燕信暗自皺眉,這青空世界真正了得,如此貧瘠的靈機,竟能蘊育出如此多的門派大修;單只一個軒轅,就離玲瓏道相去不遠,恐怕二,三家實力之和便要超越玲瓏?這要是十七家加起來……
  
      燕信自失的一笑,暗嘲自己卻是有些想得左了,這十七家又怎么可能鐵板一塊?看這小劍修區區筑基修為,就敢上門挑戰,可想而知那個青空世界是個什么德行,人腦子打出狗腦子,恐怕絕不稀奇。
  
      ”以你實力,在軒轅劍派同境界修士中,算是什么水平?“燕信輕描淡寫道。
  
      ”非是弟子孟浪自夸,弟子這點能力,在軒轅中還是算得上一號的,同境界能勝過弟子的,沒幾個“
  
      李績有些不好意思,他早就看出這位真君在套他的話,不過兩界相距太過遙遠,根本沒有交集的可能,所以也談不上什么泄秘,想來一道之尊,總是喜歡和其他世界的門派做個比較的。
  
      燕信一笑,這小劍修的意思就是同境無敵手呢;不過他是認可這小修的能力的,化身在印紫星外觀戰,他可是親眼目睹了這小子怎么殺掉一個天狼金丹的,無論劍術隱忍算計,都發揮到了極致,他確信玲瓏筑基修士中無人可堪一戰。
  
      聽他說在軒轅也算是同境無敵,這是很實際的說法,否則若這小劍修在軒轅還不算強者的話,那他玲瓏道真沒法混了,不如把上界兩字去掉,安在青空世界算了。
  
      ”你來玲瓏上界三年有余,有沒有想過回去?“
  
      ”想,做夢都想,在這里弟子無親無故無朋友無師長,每日便只修行,實在是無趣的緊;可是虛空難渡,弟子空有回歸之心,卻無回歸之法,卻是奈何?“
  
      ”誰說無師長無朋友?玲瓏道不也是你的師門么?再多待些日子,朋友也會有的。“燕信這話說的曖昧,讓李績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過如何回去,我雖為真君,怕也幫不得你,想來你也明白;解玲還需系玲人,我的建議,此事還需多多從玲瓏塔靈處著手。你的故事,多半是真,但也未必沒有不盡不實之處,我不細究,但如何回歸,卻只能憑你自己,當然,若是需要幫助,也可通過廣真人來找我。“
  
      對燕信的大方,李績有些不敢置信,他想不通對方如此通情達理的理由;他才不相信是自己的實力打動了燕信,在這個高智商的修真世界,怎么可能有這么幼稚的事?
  
      皮褲套綿褲,必定有緣故,但以他現在的層次要想明白這些,確實有難度。
  
      而燕信真君的下一句話,更是把他的這種感覺推到了極致。
  
      ”便是回不去,也沒什么,以你的實力,若未來破境元嬰,玲瓏劍道之主的位置,我便給你留著!“8)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