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269章 真正的考驗

第269章 真正的考驗

    鐵騎軍縱馬奔騰的異象再也瞞不了人,土坪開始震動起來,同時震動的,還有散客武士們不安的心。
  
      震動由小到大,仿佛有萬千怪獸狂奔,有馬賊和在軍隊廝混過的武人不由大驚,紛紛喊道:
  
      “官軍來了,騎軍來了……”
  
      此言一出,更增混亂,有混不吝抽出兵刃就要開干的,也有腳底抹油迅速開溜的,更有死鴨子嘴硬的,
  
      “我道那方指揮怎的忽然腰板硬了呢,原來是家犬知主人將至,于是才狂吠幾聲,以表忠心……”
  
      李苦舟在此時,表現出了作為一會之主的擔當,他迅速約束手下,退往一處更遠的山坡;他心里很清楚,在騎兵面前逃跑,無異于自尋死路,而且他也不認為官軍就一定是沖著他們而來,畢竟,他們什么都沒做呢。
  
      李苦舟的聲望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再有兩名副會長的幫助,英雄會的人很快便聚集起來;由此帶動絕大部分散客武士也跟在身后,很混亂,但到底沒有散。
  
      留在場中的,現在也只有勾諜司一眾人等,俱皆挺胸疊肚,狀甚不屑,視武林人士為土雞瓦狗爾。
  
      方劍鳴對來自武人的些微厥詞理也不理,只是目光看定后方,不多時,塵土飛揚中,一支氣勢磅礴的鐵騎軍馳了過來,離的老遠,都能感受到那股子鐵血殺伐之氣。
  
      這是海德帝自屬的內衛騎軍大戟鐵騎,屬于重甲騎兵,看到這支騎軍,就知一定是海德帝親臨。
  
      八百騎兵,近二千匹戰馬,呼嘯而至,停于土坪前,這一動一靜間,充分展示了這支軍隊出色的素質,不愧為雙峰之冠;轉眼間,騎軍變換隊形,隱隱護持住車輿,整個山谷外,除了偶爾戰馬的響鼻聲,再無其他任何聲響,就連那些一貫毒舌,桀驁不遜的武人們都乖乖閉上了嘴巴。
  
      方劍鳴一路小跑,狀極恭敬,跑到車輿前跪下,高聲唱道:
  
      “臣勾諜司指揮使方劍鳴,恭迎陛下,陛下萬歲萬萬歲!”
  
      ………………
  
      “竟是皇帝老兒到了,難不成也是看中了那眼靈泉么?”遠遠的站在一旁的李苦舟,壓低聲音問道。
  
      “想來也別無他由,嘿嘿,這方劍鳴官做久了,愈發的沒有了骨氣,哪還有一絲我武人的血性,真正讓人不恥。”
  
      關明山一臉的不屑,他們武林人士,從來以篾視皇權為光榮,自然不肯過去行那三跪九拜之禮。
  
      ”鷹犬,鷹犬,不外如是,關老弟,我看海德帝此行,騎軍安排布置,恐以蝴蝶谷為目標,應該不是針對我等;不過為萬全計,咱們還需布置一番,分配好人手,以備萬一,千萬莫要被人包了餃子。“李苦舟慎重道。
  
      ”李大哥放心,我這就下去安排,憑咱們人手,也不少于他,更何況武藝高低,海德若真有歹意,說不得也得做過一場,要不了他的命,也得崩他一嘴牙!“
  
      武人布陣和軍隊戰陣,那根本是兩回事,英雄會幾位領頭的,也不是沒見識的人,說歸說,也知道真若對上,別看自己一方個個武藝精通,恐怕也是個被屠的結局;所謂的布置,不過是預留后手,準備跑路而已。
  
      他們英雄會有所準備,那些散客武士就純粹是暈頭暈腦隨大流了,但也有極少清醒的。
  
      周游一拉阿輝,和身邊幾位朋友說道:“我觀此架勢,心中總有不安,恐怕要出事,咱們這些小蝦米還是走了的好,你們說呢?”
  
      幾人有同意的,也有想再看看的,阿輝則一梗脖,
  
      “跑甚?沒的被人笑話,那劍客面對上千騎軍尤自不退,不懼生死,我等卻連看看的勇氣都沒有么?你們要走隨你們便,反正我是不走,人一輩子這樣的場面能看過幾回?不走,堅決不走!“
  
      他這句話一出來,殺傷力不小,都是有血性的漢子,也不用再商量了,誰又肯縮頭?
  
      他們這番心思,其實也是留下的大部分武人心理的寫照,真正膽小怕事的,早看見騎軍過來便跑了,留下的都是有些膽量的。
  
      ………………
  
      天水太子馳到車輿前,翻身下馬,恭恭敬敬的扶海德帝下車,而五位玄水宮仙子卻動也未動,車輿高大,又有窗孔,觀察起來也很方便。
  
      方劍鳴站在一旁,把今日發生的變故仔仔細細說了一遍,海德帝很驚訝,
  
      ”竟有如此勇士,扶朕上馬,我倒要看看他是否長了雙頭六臂不成?“
  
      侍者急忙牽來一匹雪白的高大御馬,海德帝高踞馬鞍放眼打望,卻見蝴蝶谷口好大的一片殘肢斷骨,連黃土都被染紅了一大片,其中褐色僧衣倒占了一多半。
  
      ”如此,幾位詰摩大師都已仙去了?“
  
      方劍鳴恭聲應道:”回陛下,法能,法覺,僧伽,妙峰,界山,五位大師已回歸佛祖,一起走的,還有二十八位普法武僧。“
  
      ”嘶……“海德帝倒吸一口涼氣,又看到巨石上的幾行血字,不由疑道:”此人莫非與普法寺有宿仇?竟下得這般狠手?你久歷江湖,可曾聽聞過此人?“
  
      ”回陛下,此人在這次蝴蝶谷之變前,從未有人聽說過他,其自稱為旅者;我細查各方緹騎,都渺無所出,仿佛憑空出現一般。然觀此人出手,似乎也并不單單針對佛門,而是凡有欲入谷者,皆一劍斬之,口口聲聲是為谷中孩童,其守護靈泉之心,甚為堅決。“
  
      ”守護靈泉?嘿,我海德之物,需要他守護?“海德帝面露不豫。
  
      ”即如此武藝,可否招攬?以壯我宮衛?“天水太子提議道。
  
      ”不妥,不妥。“海德帝直接否道:“休說此人膽大妄為,桀驁不馴,肯不肯接受招撫?便是果真招得此人,那普法寺又如何肯善罷干休?他詰摩一系在雙峰寺院近百,僧侶上萬,更兼信眾無數,這要煽動起來,卻該如何收場?”
  
      “是孩兒思慮不周,一廂情愿了,還請父王恕罪。”
  
      天水太子也終于明白過來,自己的想法太過天真,歷來掌權者,對這種強悍無匹,又不肯伏低作小的家伙,行的都是斬盡殺絕的王道,武藝再高又有何用,還能高過玄水宮眾仙子么?
  
      海德帝把目光投向方劍鳴,”以方指揮所見,如何處置此人,方能一勞永逸?“
  
      ”當斬!“方劍鳴毫不猶豫,似他這樣的執法者,自以為是律法公正的代表,又如何能容忍此類殺伐由心的兇人?
  
      ”不過,無論單挑群斗,我輩皆不是對手,為萬全計,當以數百鐵騎,提槍縱馬,作疆場沖鋒,方能斬殺此獠!“
  
      海德帝曬然一笑,心中不以為然,為一區區武人,卻要勞動他千挑百選,歷經生死的精騎沖鋒?還數百騎?
  
      剛要拒絕,眼角之中看到不遠處或站或坐,對皇權毫無敬畏之心的武者隊伍,心中不由又改了主意;也罷,今日便用牛刀殺雞,也讓這些一貫不馴服的武夫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國之利器,方能生出敬畏之心。
  
      ”準了,太子去安排此事,我觀此地狹小,大軍兜轉不開,便以三百騎沖鋒,拿下蝴蝶谷!“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