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84章 殘酷游戲九

第184章 殘酷游戲九


  怎么又是水下世界?
  這是翻界后李績的第一感覺,馬上他便意識到不對,流動的不是水,
  而是靈氣。
  濃郁到極致,已經液態化的靈氣,李績還是頭一次見到,不對,現在已經不能叫靈氣,應該叫靈液了。
  但李績沒有時間去過多考慮這些,迅速扔出一支骨魂符,然后開遁搜索,經過二十次翻界后,這一切他已經做的駕輕就熟,天衣無縫。
  沒人回應骨魂符,也無人在這個空間,三次仔細的搜尋后,他確定了這一點。
  但他依然感覺很奇怪,這是個很古怪的空間,整個千丈空間內完全空無一物,無山無水無地面無天空,仿佛就是一團混沌,除了無所不在的靈液,充斥在空間里。
  然后,一個細嫩的聲音回蕩在整個空間,
  “人類啊,你修復了我的家園,作為回報,阿九賜與你無盡的靈機,去盡情享受吧……”
  這是誰?李績下意識的四處張望,神識掃過之處,除了靈液,什么都沒有。
  為什么叫我人類?難道他不是人?回報?修復家園?
  李績瞬間明白過來,開口便問,“你是,九宮界靈?”
  “是的,嗯,界靈,如果你們人類這么認為的話,就是界靈吧,不過我更喜歡別人叫我阿九。”
  ”好吧,阿九,為什么是我?我的意思為什么找到我?阿九很愿意和人類溝通么?還有,這么濃的靈機……“李績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要問的太多,又覺得不太真實。
  ”因為你修復了我的家園,阿九是個恩怨分明的,嗯,界靈。至于和人類溝通,阿九沒這興趣,上萬年來,你不過才是第三個呢。“細嫩的聲音說的很緩慢,仿佛語言已經是個很陌生的東西。
  ”第三個?那頭兩個是誰?“這陷餅可夠大個的,三千年一次的機會就這樣讓自己趕上了?數十上百萬的修士就沒一個會想起打整修繕那個小院子?李績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而且,為什么修理小院就能得到界靈的回報這種消息沒人知道?
  ”頭兩個是誰我不知道,也不關心,你是誰阿九同樣不在乎;不過那兩個人的下場阿九倒是知道,第一個人在玉清靈機中突破境界沒能成功,自己崩滅了;第二個境界是突破了,不過在隨后的斗戰中被人殺掉了。“
  ”玉清靈機?你是說這水一樣的靈氣么?“李績抓住了重點。
  ”孤陋寡聞的人類啊,這里便是玉清靈機的海洋,最適合境界突破,這就是我給你的獎賞……“聲音越來越低,終遙不可聞,李績急忙又問出幾個問題,卻無有回音,想來那個阿九不愿意再回答了。
  玉清靈機,李績并不是頭一次聽說,他還沒孤陋寡聞到這個程度,只不過這種高大上的東西他壓根沒機會見到,所以放在眼前也不識。
  在修真世界中,靈氣并不是唯一的修真要素,在靈氣之上的,還有玉清靈機,紫清靈機。
  只不過玉清靈機只存在于九天之中的上三天,尋常境界修士根本接觸不到,只有到了真君的層次,才有能力采擷。
  至于紫清靈機那更不用提,非得遨游虛空宇宙才有可能遇到,那是如九宮上人這般進入天人五衰境界修士的事了。
  玉清靈機非常珍貴,但對主人曾是天人五衰大能的阿九來說,似乎也不算什么。東西是好東西,不過用在筑基境界修士身上,有些糟蹋。
  其實阿九還是很虛榮的,有些夸大其辭,這方空間主要還是普通的靈氣生成,只不過濃郁之極,又夾帶一絲玉清靈機而已;不過對李績來說,夠用了。
  界靈阿九賜人靈機,這件事細想起來概率確實很小,有很多偶然的因素在里面。
  首先,你得有運氣傳入這個場景中,最好還不止一次,這樣才能引起修士的重視;其次需得和人斗法,而且斗戰地點還不能在最可能戰斗的空間中心,否則小院沒有損失,修繕也無從談起。
  最重要的是,任何身處這樣的危險環境下的修士,斗戰后都會第一時間選擇恢復法力神魂,而不是去做些莫名其妙無意義的事,去修復一個隨時會崩滅的空間,又不是現實世界,這種概率確實極小。
  幸福來的突如其來,讓一貫精打細算過日子的李績有些懵,不過他還是很快的反應過來,準備再次嘗試沖擊融合。
  自進入九宮界以來,李績便不曾運轉《黃庭內景經》,不是他偷懶,沒有引靈陣,修煉黃庭便毫無意義。但在這方空間里,有夾帶一絲玉清靈機的如水靈液,感覺又自不同。
  靈機納入體內,有那一絲玉清靈機,便仿佛畫龍點睛般,整個體內的法力品質得到不可名狀的提升,其溫暖如沐陽光,其精粹蘊含力量,如此連續搬運九次循環,
  豁然,膻中的真元液池,關元穴中養精之所,以及百會中的藏神之地,齊齊一跳,精,氣,神三本源在身體內水乳交融,一時間互相壯大,互相補充,仿佛再不分彼此;如此三刻后,方才精歸精,氣歸氣,神歸神,各歸本位。
  融合境,成了。
  入得融合境對修士修為的提升是有限的,但意義并不簡單。它能讓修士精氣神之間的聯系更加的緊密,更加的平衡。
  只有精氣神融合無礙,修士才有可能入得頓悟之境,融合以下,管你天資卓絕,悟性超人,你精氣神三寶不能渾然一體,又哪能感天悟道呢?
  融合境之后,對修士術法能力的提高是巨大的。就比如李績的飛劍,細分發劍過程,其實是分了三個階段,下丹田提精,中丹田鼓炁,上丹田附神,各有各的作用,相對來說其實是分裂開的幾個片段。
  但一旦融合,三寶渾然一體,再發飛劍也必然渾若天成,無礙無隙;再具體點,無論是飛劍的速度,還是發劍頻率,威力,都會有一個顯著的提高,這一點對講究斗戰能力的劍修來說,至關重要。
  李績并未起身,而是繼續入定思真,這不是頓悟,而是破境之后精神領域一次不可多得的自省,返真的機會;待得他把十數年來修真道路上的每一步都仔細推敲,檢討過失之后,又過去了二個時辰。
  靈液開始慢慢變的稀薄,玉清靈機也消失無蹤,李績長身而起,心中歡愉。
  正是:佛說塵緣道說真,修真本為精氣神,斬開金鎖為一體,從此不羈自在人。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