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83章 殘酷游戲八

第183章 殘酷游戲八

    李績調息完畢,站起身,向遠處丘嶺另一端看了一眼,權衡再三,還是沒有飛過去開戰。X23US.COM更新最快
  
      那里有一名太清教弟子,在剛剛過去的半個時辰里,雙方數度生死大戰,李績有好幾次都把對方逼到了死角,就在準備一鼓作氣拿下這名難纏的法修時,對方又借助一枚替死符逃出生天。
  
      這是李績遇到的最為難纏的法修,法力深厚,遁法詭異,隨心所欲瞬發的術法,使不完的符,品質很高的法器,這一切,防的和烏龜殼似的,讓李績滿口鋼牙,卻無從下嘴。
  
      這名法修已遁到空間的另一側,李績知道對方肯定又在布置陣盤,構建另一個烏龜殼,但他已沒心思繼續下去,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真要強殺對方,做不做的到是一回事,但法力的巨大消耗卻是必然的;為下一次翻界考慮,現在再不依不饒,已不現實。
  
      這是入九宮后的第十天,自遭遇白小骨后,又經歷了十三次翻界,其中七次輪空,六次有人。
  
      六次有人中,一次遇到白骨門弟子,雙方和平渡過;剩下的五次,有四次遇法修,一次遇云頂劍修。
  
      四個法修中,他能確定其中一個是牽昭弟子,另外三個到底是太清教還是玉清門,或者廣陵宗?他不是太確定,對青空大世界占主流的法修來說,術法千奇百怪,分支流派無數,他一見識有限的小小筑基,認不出來并不奇怪。
  
      認不出來沒關系,殺了就是,反正也是生死敵人。
  
      李績火力全開之下,或易或難,時間或長或短,五個法修被宰了四個,至于那名云頂劍修,實力比他第一次遇到的那個差遠了,是殺的最輕松的一次戰斗。
  
      唯一一次未盡全功的,便是這次面對的烏龜殼太清弟子。那防御,真是盾中有盾,殼中藏殼,手中常備一把符,最少同時兩件極品防御法器環繞身旁,防御是牢固了,可惜的是,攻擊稀爛,毫無威脅。
  
      李績的判斷,這名太清弟子執行的肯定是他們所謂的騷擾,阻攔回復的策略,否則一個防御如此堅固的法修沒道理沒有攻擊的手段;但他并不畏懼,攻防是一體兩面的事,這法修真要放開手腳進攻,其防御必定會大幅下降,不過是絕爭生死,法修未必豁的出去。
  
      到目前為止,翻界十九次,如果在加上初入九宮的那一次,他已經經歷了近二十個不同的地形場景,幾乎沒有雷同。
  
      除了這個地方,他又回到了初入九宮時的那個農家小院,而這個農家小院的地形,他已經是第三次見到了,中間還有一次輪空,也出現在這個地形中。
  
      李績閑來也曾猜測過,這樣豐富復雜的場景地形到底創意來自何處?他當然不相信這是那個弱智的界靈憑空想象出的,它智商不夠。
  
      他的判斷,這些場景應該是九宮上人漫長的生命旅途中,親身經歷過的地方,通過時間長河的洗禮,留在了九宮靈寶的記憶深處,然后,下意識中,界靈會在翻界時再把這些場景復制出來。
  
      李績大膽推測,這個農家小院在界靈的記憶中應該處于一個極其重要的地位,否則不會一進九宮便是這個場景,并連續三次重復。
  
      懷舊么?李績看著被戰斗搞的一塌糊涂的小院子,沒想到這還是個有情懷的界靈呢。
  
      也許,這里或許是九宮上人出生的地方?這是非常有可能的,成為修士后,恐怕沒人會在這樣的地方修道悟法;而只有入道前,孩童最深切的記憶,父母家人,水井石碾,肥豬母雞,才是一個人最難忘的,即使他成為了一個生命久遠的修士。
  
      家的感覺,不可磨滅。
  
      這和我沒什么關系,想這些有什么用?我的家又在哪里?軒轅洞府?慈溪小鎮?還是前世那個濱海城市?
  
      李績突然變的有些意興闌珊,這種莫名其妙的鄉愁可不該出現在這種地方,這個時間……
  
      反正還有幾個時辰的空閑,那個烏龜殼也沒膽量過來,不如把這小院子稍做整理,也看的舒服些?
  
      李績想到就做,重新支撐茅屋的柱壁,架上大梁,把四處飄飛的茅草安置在屋頂上,屋內的擺設不多,也一一歸位,豬欄,雞籠,石碾……這些普通人也許要很多天才能完成的工作,在修士手中就輕松無比,力氣大又能飛,沒什么能難倒他的地方。
  
      很快的,小院基本恢復了原樣。李績費了老大勁使出一個最簡單的風系術法風卷術,把院中雜物清理一遍,又從井中掏出清水潑灑,才算大功告成。
  
      半個時辰后,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李績不禁自嘲道:這真是一次心血來潮的沖動。
  
      干凈整潔的環境,能讓人心情愉快;但只要一想起自己的處境,他便怎么也愉快不起來;只要界靈不改變規則,他活出去的機會很大,但若被人連續攻擊,那便生死難料。
  
      他的飛劍技巧在不斷的斗戰中趨于成熟,也慢慢形成了獨屬于他自己的戰斗方式,前期依靠青豚的靈活多變,適時參入崇骨氣旋,通過改變戰斗節奏調動對方,一旦有機會便暴無鋒強攻。
  
      當然,針對不同的對手會有不同的選擇,也包括環境的變化,對手的心態;他的底牌不少,忽然的近身,雙劍丸,崇骨氣旋的大幅提速,旋轉的飛劍,驚魂刺……當他全力暴無鋒時,飛劍速度和威力至少會有三,四成的提升,這基本上也是他的最強攻擊形態。
  
      到目前為止,各術法的進境都在意料之中,穩定但也沒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質的飛躍,他自己判斷自家的實力應該在這批入九宮修士中,處于一流的境地,但要一覽眾山小,卻是想多了。
  
      除非,跨入融合境。
  
      提升境界的問題已經困擾了他二年多,差一個契機,但他卻不知道這個契機是什么?在哪里?通過什么方式出現?
  
      眼看三個時辰已到,李績水遁至空間中心,如他所料,那個太清修士絲毫沒有和他搶靈玉的意思,而是遠遠的站在三百丈外,不出自己布下的法陣一步。
  
      金印道人當然不會出自己法陣一步,對面這個劍修攻擊太過犀利,便是太清教融合期修士中以防御著稱的他也差點沒頂住對方的攻擊,要不是那枚寶貴的替身符,他現在已經身死道消了。
  
      這人是誰?難道就是軒轅內劍中有天才之名的武西行?
  
      他的納戒中已沒有第二枚替身符,所以這個問題,還是留給牽昭寺那幫家伙去搞清楚吧。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