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00章 了斷四

第100章 了斷四


  李氏之難是大事,也不是大事,當李績開始插手,和莞城王公公一伙,雙城重法一方達成共識時,一切都變的簡單,這就是權,因為道法而擁有的特權。
  ”還有一事要麻煩公公。。。“李績繼續道。
  ”您只管說,若老王我能辦到,絕不推辭。“王公公咬牙應下,這次差事真正虧大了,錢沒撈到不說,還擔了不少干系,沾上不少麻煩。
  李績卻懶的去管他感受,”某的身世,想來你也大概知道;在皇宮,撫養我長大的那幾名宮女雖然早已去世,但她們的后人,親屬應該還有在世的,你去找到她們,盡自己的力幫助她們,不要直接給錢,那是在害她們。。。“李績一邊說,一邊自納戒中掏出一千兩黃金,他兩世為人,人情練達,知道沒有白讓人跑腿的道理,哪怕是個卑微的閹人。黃金他多的是,在修真界沒什么大用,但在凡世卻不一樣,”此次返鄉,有些意外,不僅給公公添了很多麻煩,而且也讓你等一無所獲,空跑一趟。。。這些金子,是績的一些心意,公公拿去分了,也好給手下一個交待。。。“
  王公公千恩萬謝的帶著兵士們離開,除了忠心李孟的一眾人等,其他的都輕輕放過,李府門口擺了幾名兵士做做樣子,其實府內之人還是如往常般進出,只等莞城回信,便連這幾個擺設也要撤去了。
  ”老二,你救救老三,救救老三啊。。。我知道你現在了不得了,便是京城來的公公都要看你眼色,你說話一定管用。。。救救老三一家吧,還有玉落,還有我那可憐的小孫孫。。。“老夫人死死的攥住李績的衣袖不肯放手,旁邊是一臉尷尬的李明儒和不知所措的李博。
  ”我救不了他,這有違我的本心。“李績毫不動容,他很清楚什么該做該讓,什么不可以做不可以心軟,”至于朱玉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沒道理可以共富貴,卻不共患難;您的小孫孫?他是皇孫啊,有豐親王的直系血脈,皇室最是無情,這樣的不安定因素怎么可能任他存在?
  不就是個周歲大的小孩子么?您拿出26年前放棄您親生兒子的心態來,又有什么邁不過去的坎呢?“
  李績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在老夫人耳邊一拿,便讓老夫人徹底昏了過去,同樣的,李明儒也被他點穴弄昏;一旁的紫珠張牙舞爪的沖上來,被李績一耳光擊出老遠,對李博吩咐道:”這女子,你找個由頭把她開革出府,這樣的人留著便是禍害,府里還有不少心向老三一系的仆人,是誰你很清楚,回頭都遣散了吧。。。現在跟我來“
  一手一個,攜著兩位老人回到他們的臥房,關好房門,把兩人放在榻上躺好,從納戒中取出一只玉瓶,里面有三粒丹藥,分別給兩人一人服了一丸,把還剩下一粒丹藥的玉瓶扔給李博,”這是你的,活血壯脈益氣,能增十年壽數,自己找時間服下吧。。。“
  李博大喜,這就是傳說中的仙丹啊,”二郎,多謝了。。。我還以為你把父母。。。“
  李績瞪了他一眼,”他們年紀大了,情緒不能波動太過劇烈,所以我才點昏他們。。。這三天,你親自安排,找妥貼人給他們喂些米粥參湯之類的流質食物,并定時在四肢推拿活血,三日后醒來就無事也。。。“至于三日后,李孟等人該殺的殺,該流放的流放,一切已不可改變。
  ”服此丹藥,三日內不得飲酒,不得行房,切記。“李績又叮囑一聲道。
  延壽之藥,即使在修真界,也絕不是簡單的丹藥。生命為一切之本,修真修的是什么?歸根到底不就是修的長生么?故此,延壽之藥皆為逆天之藥,極難煉制,而且有各種限制。
  李績為家人準備的,是專為凡人使用的延壽藥,增十年壽,已是極品;不是李績舍不得花大價錢買更高級的延壽藥,別說那種珍貴的滌蕩丹,便是低級一些的修士用壽藥都不是凡人可以用的;一經服下,頃刻便死,蓋因修真大藥皆是針對修士已經經過改造過了的肉體經脈骨骼情況,對凡人來說,藥效過猛,承受不起,無異于大毒。
  如何面對這具身體的父母,其實兩個神魂對此頗有爭執,最后才慢慢的達成一致,到底是生育之源,不能忘本;而情份已失,覆水難收;別說李績轉不過這個彎,就是他父母也同樣如此,尤其是以后知道李孟一脈寸草不留之后。雙方終究無緣,這樣的父母和孩子的關系,也不知道天道是怎么安排的。
  李績能做的,便是服之以壽丹,在身體康健上盡量盡到心意;至于未來,兩夫妻最終能不能放下,這種人心之愿,最是難測,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二郎,此番事畢,你莫要走吧?這諾大的家業,我怕是支撐不來。。。”李博一臉的期盼。他是個性格軟弱之人,要不也不能十數年還能生活在如此環境的李府,他不是低調,而是真的心無大志,吃穿不愁,有書可讀,便知足了。
  “大哥,我一個修道之人,怎么可能留戀紅塵家鄉?離開是必然,不僅如此,以后怕是你我兄弟也不會再有見面的機會。”李績抬手止住滿臉失望的李博,“不過你也不必擔心,李氏后路,我早已安排妥當,無論是雙城太守處,還是京都莞城王公公處,有為難之事盡管去找他們,斷無不幫之由。。。大哥你守成有余,進取不足,這對于現在的李氏來說,正是好事,富貴嘛,哪有止境,需懂的適可而止,那些做到富可敵國的,又有幾個有好下場?
  這一代,我大約能保得你們平安,等到下一代,嘿嘿,那便要看他們的造化了。。。”
  李府經此大難,府中動蕩不穩,人心思異;李績又在府里逗留二天,幫助大哥李博掌控全局,對府中數百仆從管事護院丫鬟婆子做了細致的甄別,近一半人被趕出府,這才從根本上扭轉了李府原來以李孟為核心的風氣。三天后,在李明儒夫妻醒來之前,李績飄然離府。。。家事已畢,這個家他不會再回。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