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83章 事后

第83章 事后


  這一紅一白兩道劍光才一降下,自軒轅城方向又飛來一道黑色的劍光,之后,十數個黑點也在迅速靠近,這是軒轅城執事房的劍修,雖然他們大部分都已去了小世界,但還是有少部分留守的。
  黑色劍光直奔方天臺,畢竟,那里的動靜最大。及至臨近,劍光斂處,一名身材高大的道人現出身形,背負劍匣,目光如電。看到祭壇上一個瘦小的身影,不由的一滯,苦笑道:“原來是姬師兄在此,你倒是腿長,竟比我來的還要快些。。。”
  瘦小的姬師兄正是先前紅光所化,是劍氣沖霄閣當值的金丹劍修之一,他和說話的馮侖馮師弟不是出自一脈,各有師門歸屬,不過既都為外劍一脈金丹劍修,彼此還是熟悉的,馮侖這段時日駐守軒轅城,雖然耳目遠沒有山門探測大陣來的靈敏,但軒轅城較近,聽到些動靜趕來查看也是應有之事,“馮師弟說笑了,師兄我職責所在,不敢疏忽,倒是馮師弟感知靈敏,想來是最近功力大漲了。。。”
  馮侖老臉一紅,他哪是聽到什么動靜,純粹是某個膽大妄為的凡人女子竟敢在執事房撒野,胡言亂語。他心中有了疑惑,刻意探查下,才發現龍頭山方向真的有大動靜,故此匆匆趕來。他心中也是后悔,若不疑那凡人女子,直接便御劍趕來,想來整個事件的發生會更看的清楚些。
  兩人也不再多說,各自探查,不多時,十數名軒轅城執事房執事急急趕到,這些人都是心動,融合,甚至筑基修士,劍遁自然慢些。人手多了,探查更加快捷,很快的,不遠處李氏別院后院中的半殘傳送陣被發現,這個發現,直接把李氏宗族打入地獄。
  “控制龍頭山祭壇,以及別院所有的李氏族人,派人搜巡這片地域,勿使有一個漏網。。。另外,傳信給城里,讓他們立刻封鎖李氏大宅,李氏的一些產業,重要的分支脈也一并看管起來,若有反抗,直接格殺。人手若不夠,便向山門求助,萬不可走漏嫌犯。。。”馮侖直接下令道,李氏一族,在他軒轅城管理范圍,這是他的本值。先前聽衛茵狀告李氏,他無憑無據下當然不會妄動,但現在事實據在,也斷不會猶豫。。。
  姬師兄和馮侖,本來還在祭壇前談論到底是何種器物竟能轉瞬間要了鳴空子的老命,此時有移至傳送陣前,細細驗看,“觀此陣布局精巧,注重速度卻失之堂皇,確實有牽昭寺的風格。。。”馮侖判斷道。
  “不必多說,看這陣盤,這陣基,多少材料都是川上高原特有,除了牽昭賊子,還能有誰?”姬師兄一言而定,他也長于布陣,又去過川上高原,和牽昭寺沒少打交道,故此很肯定。
  兩人正待仔細查驗,一道傳音劍符傳來那位架御白色劍光的劍修聲音,“姬師兄快來,在老鷹嘴發現幾具尸體,我懷疑其中不僅有牽昭寺賊子,可能還有一個本門弟子?”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其中的沉重,也不多話,各自御劍而去。龍頭山,老鷹嘴相隔不過5,6里,是轉瞬便至。。。
  “這里,姬師兄請看。”一名面相清秀的中年道人迎過來,“哦,馮師兄也來了,卻是正好,你久居千秀峰,對礪劍堂下的低階弟子比較熟悉,你來看看,這是哪個?”
  馮侖皺眉看著眼前那堆血肉,可以肯定這是個低階軒轅劍修,從此人背負的劍匣就做不了假,幾只飛劍還保存完好,但劍身上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辯識身份的標致,“完全認不出來。。。其實也不用那么麻煩,稍停可問詢劍魂殿,看看方才誰的魂燈熄滅就知道了。。。”
  中年道人一扶額道:“也是,卻是我忘記了,有劍魂殿在辯識也輕松些。。。”此人姓洪名遠山,是才步入金丹不足五十年的劍修,在他們這種層次,他算是新手。
  “此人是宮澤,是牽昭寺的一名黃正,擅長陣法,我和他也算是老相識,錯不了,是他。。。”姬師兄仔細檢查完那具唯一還算完整的尸體,得出了結論。他年紀最大,資歷最深,修為也最高,靈寂大圓滿修為,只差一步便是元嬰真人,只是這一步邁了上百年也沒邁過去。。。
  “三個人有兩個是被空間之力所害,他們境界低,有此結果實屬正常,宮澤倒是有些實力,恩,他雖然傷的不輕,但掉出空間傳送時應該還活著,只不過被人一劍砍掉了腦袋罷了。。。“
  洪道人輕笑道:“也不知是哪個散修,手腳還真麻利,我等不過晚來了十數息,這人竟然就已經殺人奪寶還逃之夭夭了。。。真正是人材啊。。。”
  “巧合而已,老鷹嘴本來就游人不斷,撞大運撞上了。。。不過此人確實決斷,殺人,奪寶,離開,毫不拖泥帶水,看來也是個做慣此類營生的個中老手,新人斷不能如此干凈利落。。。”馮侖說道。
  “你二人莫要在此幸災樂禍,這散修最好找到,他拿了什么東西?說不定便能由此判斷牽昭賊子此番行動的目的。。。”姬師兄皺眉道。
  馮侖輕輕一笑,他與姬師兄互不統屬,當然不會吃這一套,“老鷹嘴游人上千,皆有嫌疑,怎么找?而且真正的兇手恐怕早就跑了,現在再徹查山中游人恐怕為時已晚。。。要找出真相,還有很多途徑,比如,李氏族人中的知情者,這個小劍修在離開軒轅都做了什么?”
  “可能還有第三方勢力。。。”洪道人頭腦很清楚,“是誰策劃的爆炸?使用的什么寶物,竟讓金丹修士毫無還手之力?這人真正毒辣,一擊之下,牽昭寺和李氏都吃了大虧,馮師兄,軒轅城中竟然還有這般人物么?”
  馮侖一翻眼,直接推個干凈,“你別問我,我也是暫時替代值守軒轅城,這其中腌臜事么,卻和我無關的。。。”
  軒轅劍派中,也存在各種的派系爭斗,在任何一個傳承上萬年的大派中,這都是免不了的。軒轅城的權利歸屬,也是劍派各個勢力爭奪的對象,馮侖不屬于這幾個派系,他純粹是偶然被短暫派來維持的過客,當然不會沾手這些麻煩。。。
牛仔骑马返水